当前位置:体坛均波-有意思吧 > 什么是号码散度

什么是号码散度

发布时间:2018年5月12日11时46分25秒

杜江看《红海行动》,嗯哼全程没认出我|红海行动|杜江|爸爸回来了_新浪娱乐_新浪网新浪首页新闻体育财经娱乐科技博客图片专栏更多汽车教育时尚女性星座健康房产历史视频收藏育儿读书佛学游戏旅游邮箱导航移动客户端新浪微博新浪新闻新浪体育新浪娱乐新浪财经新浪博客新浪视频新浪游戏天气通我的收藏注册登录新浪娱乐综合正文新闻图片博客视频杜江看《红海行动》,嗯哼全程没认出我杜江看《红海行动》,嗯哼全程没认出我2018年03月05日03:20新京报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腾讯QQQQ空间  很长一段时间,“杜江”这个名字前都会被加上一些前缀,比如“霍思燕老公”“嗯哼爸爸”。

或许,如今这些前缀都可以摘掉了。

  和杜江的采访约在了上周六的下午五点多,当天排满了通告。

眼前的他,穿着一件深色牛仔服,干练、白净,与《红海行动》中全副武装,脸上涂满油彩的副队长徐宏判若两人,但那标志性的大眼睛又让人一眼就认出他就是徐宏。

  趁着上一家媒体撤掉摄影器材的间隙,杜江扒拉了两口同事叫的外卖——煲仔饭,还没吃完马上又投入到接下来的工作中。

看得出来,这些日子里他很忙,也很疲惫,随着电影《红海行动》在票房和口碑上的出色表现,特别是,他最近在网上被刷屏的21天健身速成图片,让很多观众对这个演员有了重新的认识。

  对于之前在演艺圈多年的默默无闻,杜江很淡然,“我觉得人生和表演事业都是一场马拉松,根本没有人在乎谁跑前面、谁跑在后面。

”  【关于《红海行动》】  “徐宏这个角色,是我自己争取来的”  《红海行动》上映后,杜江带着亲朋好友刷了6遍,其中包括带儿子看了一次。

那是嗯哼看的第一部杜江主演的电影,但整个观影过程中,他都没认出哪个是爸爸。

他一边看,一边问杜江:“爸爸,这个是你吗?”每次看到动作很厉害的人,杜江就告诉儿子那是爸爸。

“让嗯哼看这部电影不是让他知道我有多厉害,如果一个四岁孩子的记忆是零星的片段,我想在他小的时候给他种下一颗反战的种子,让他对军人有一些正面的了解,我觉得这是有意义的事情。

”  影片中副队长徐宏这个角色,其实很大程度是杜江自己争取来的。

当时他听说林超贤要拍一部海军特种兵题材的影片,便想挑战一下自己。

联系上林超贤导演时,他已经在摩洛哥勘景了,杜江只能和导演以视频通话的方式表示自己想参与电影的意愿。

两三天后,导演回复了杜江,只撂下一句话:“做好吃苦的准备吧。

”  杜江平时就是一个很爱运动的人,保持健身习惯已经有七八年了,“但是我很了解自身的状态,无论是外形还是体能,都不足以让我相信自己是一个特种兵。

”于是,在电影开拍前他请了一位健身私教,进行了“魔鬼训练”,21天后终于练成了8块腹肌,体脂降到6.2,比绝大部分运动员的体脂都低。

  在摩洛哥拍摄时,整个故事都是白天的行动过程,没有夜戏,所以每次拍摄到下午5点半就收工了,吃完晚饭后杜江就去健身房健身。

“虽然一天的拍摄的确让人很累,但要克服,要保持一个好的体能状态,如果不练反而会受不了。

”  随着影片热映,杜江的21天塑身照在网上火了,还吸引来了一些商家,“最近有一个塑身内衣在找我,他们发来的照片模特都穿得特别少,还穿特紧的衣服。

”这让杜江有点哭笑不得。

  A?考上戏前,突击培训了一个月  为何会走上演员这条路?杜江说是阴差阳错。

  1985年杜江出生于山东济南,在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中长大,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大学老师。

家里没有任何人从事表演相关的工作,他也没有任何艺术功底。

  高中时,母亲觉得儿子长得好看,建议可以尝试表演方向。

于是,杜江在艺考前一个月,找了一个老师在“声台形表”方面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辅导,“当时就准备了一首歌,一首散文,实在是不会跳舞,就准备了广播体操。

”  2004年,杜江轻松地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他记得三试的小品是一个即兴表演。

  “当时是一个多人小品,每个人在上场之前,手里拿着一个终极任务,但彼此之间是不知道的。

每个学生配合表演,然后产生矛盾,随机应变,老师会观察学生在即兴表演过程当中展现出的潜力。

”  刚进入上戏的时候,杜江对于表演也不是太理解,“不会往这个方向设想自己的人生,”但在校园里耳濡目染,渐渐让他认识到要把表演作为一生的事业。

  B?拍广告赚零花钱,一天挣一万  杜江所在的上戏2004届表演本科班,培养出了江疏影、郑恺、陈赫、王传君等众多演员,而郑恺、陈赫和杜江什么是号码散度还是同一个寝室的室友。

大一时课业压力大,等到了大二适应节奏后,杜江和同学们就开始去外面接拍一些广告,挣点零花钱。

“工作一天大概有一万元的收入,基本上一天就能拍完。

为了不耽误课,一般我们都选在周末。

”  2008年,杜江从上戏毕业,成了一名“北漂”。

最开始的几年里,他接到的戏并不多,大多数没戏拍的时候他就去运动,打打球。

  反观同寝室的另外两位同学,陈赫在毕业一年后,凭借电视剧《爱情公寓》中曾小贤一角受到关注。

郑恺凭借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中许开阳一角迅速走红,并和陈赫一起成为真人秀节目“跑男”的固定成员。

  面对昔日同学事业上的蒸蒸日上,杜江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焦虑,“如果把表演当成一个事业来做就不必太在意,所谓的起跑线其实就像人生一样。

很多人害怕孩子输在人生的起跑线上,我觉得人生和表演事业都是一场马拉松,当你看一百米短跑的时候,会注意起跑时谁更快一些,但如果是跑马拉松,你会发现根本没有人在乎谁跑前面、谁跑在后面。

”  C?反串女生,穿坏五六双高跟鞋  杜江喜欢尝试一些具有挑战性的角色,除了《红海行动》中的特种兵,他还在2016年上映的电影《高跟鞋先生》中尝试了易装。

“当时制片人告诉我说要男扮女装,穿裙子什么的。

我说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我是职业演员,只要这个故事是吸引我的,传达的价值观和精神是我认同的、角色是有趣的,那至于它的表现形式我并不是很在意。

”杜江没有犹豫,立马答应了。

  他在片中颠覆性地一人分饰两角,除了出演唯唯诺诺的“宅男程序猿”之外,还化身“国际女超模”,为了追求暗恋已久的女生男扮女装。

演这个角色前,杜江并没有向老婆霍思燕取经,“主要不想丑化她”,只是重温了一遍达斯汀·霍夫曼主演的《窈窕淑男》。

所以,观众看到片中的杜江不得不穿上高跟鞋,贴上假睫毛,涂厚厚的粉底。

因为杜江的脚是43码的,高跟鞋都是从泰国买来的,虽然鞋子够大了,但是强度不够,杜江穿坏了五六双高跟鞋。

裙子也一样,都是按照他的尺寸定做的。

总之造型十分颠覆,以至于儿子嗯哼在看到杜江的女装造型后,都没认出,“这个阿姨好丑啊!”  D?大眼睛也有坏处,不好演坏人  在杜江看来,演员这个职业是很被动的,“不是你想演千面人,观众就能接受的。

”特别是对于拥有一双大眼睛的他来说,一切都存在两面性,一方面因为眼睛大,会占到一些便宜,但也会吃亏,“不容易演坏人”。

杜江目前更加关注的事情是,“如何利用好自己已经存在的特点。

”  2016年,杜江参演了程耳导演的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里面的角色叫童子鸡,是葛优饰演的陆先生的手下,在一次执行任务后从尸体堆里爬出来,逃命过程中被小妓女(霍思燕饰)留下养伤。

两个人的最后一场戏是在餐桌旁吃饭,墙上挂着十字架,阳光照进房间里,照在小妓女的旗袍上,这是整部电影中仅有的罗曼蒂克没有消亡的一条叙事。

这也是杜江最喜欢的一场戏,他在微博中写道:“是童子鸡这个角色让我第一次觉得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能真正成为一个演员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是的,比成为‘明星’还要更幸福一点。

”  导演程耳还出了一部同名小说,其中有一章单独写了“童子鸡”,将电影中的故事做了延展——童子鸡白吃了小妓女好多碗白米饭,白睡了她好多个晚上,平步青云之后却抛弃了她,彻头彻尾“变成了一个贱种”。

读到这儿,杜江感到“有一些伤怀”,因为他在电影中对角色投入了情感,小说中的现实无意中击碎了电影中保留的美好部分。

  【育儿经】  “爸爸是儿子的一面镜子”  2015年,杜江与儿子嗯哼作为固定嘉宾参加了真人秀节目《爸爸回来了》第二季的录制,凭借暖心的育儿方式圈了不少粉。

  杜江当爸爸的时候,才28岁,这在演艺圈里算是早的了。

对于最开始转换成父亲这个角色,杜江说:“与其说适不适应,不如说我真的对成为父亲这件事情充满了好奇。

我很好奇一个小生命是如何从什么都不知道,慢慢地成长到有思考的能力、表达情绪的能力,然后能够顺畅地组织自己的语言。

慢慢地你会发现,你是他的一面镜子,他会变得越来越像你。

”  杜江从小生活在一个传统的中国式家庭里,母亲很溺爱,父亲很严厉,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现在回忆起来只能依稀记得我小时候他们对我的教育,父亲告诉我不管做什么事情一定要认真,而母亲告诉我做事情一定要开心,所以这也成为我日后准则的一部分。

”  在教育嗯哼时,杜江并没有采取父亲对待他的那种严厉方式,相反,却很耐心体贴。

当然,杜江也有发脾气的时候,“小朋友都会有无理取闹不乖的时候,我也是一个普通人,也有普通人身上的优点和缺点,所以发脾气是难免的,但关键是要学会反思和道歉,了解孩子需要什么。

”  【健身心得】  “感觉每天吃的就是饲料”  私教给杜江安排了一周14次的健身训练,13次肌肉耐力与力量训练,和一次有氧训练。

平时一天分上午和下午练两次,每天6小时。

  此外,还有一份制定的健身食谱,根据训练目的不同,阶段性地调整不同的饮食。

比如,前15天主要以增肌为目的,一天五顿饭,需要多吃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也就是鸡胸肉和淀粉食物;到了中后期会逐渐减少碳水化合物的摄入,主要以优质蛋白质为主食,鸡胸肉、零油、少盐;到后期几乎没有碳水的摄入,只有蛋白质,而且要零油、零盐。

因为健身餐太难吃,杜江就把各种食材打成糊状喝下去,“吃的话可能要花15分钟,但喝下去也许10秒就搞定了。

”  教练告诉杜江,“不要把这个当成吃的,当成饲料就好。

”所以,在杜江看来,教练是饲养员,他就是一只等待出栏的公猪,要放弃之前对于食物味道的记忆。

  【新鲜对话】  新京报:霍思燕看到你现在的健身效果后,在你面前还夸彭于晏吗?  杜江:夸啊。

这个就比较尴尬了,哈哈哈。

其实她对我能在短期做出这么大改变,有很大的鼓励和支持,也表扬了我,但是她觉得还可以再练得更好一些。

  新京报:你俩都是演员,平时生活中会讨论工作上的事情吗?  杜江:当然,这是我们非常大的乐趣之一。

不只聊电影,一切关于艺术类的话题我们都挺感兴趣的。

我们还会去看各种各样的展览,互相分享自己的感受。

  新京报:平时看片一般选择什么类型?  杜江:电影、剧集都会看,有脑的文艺片和无脑的商业片也都会看。

我也爱看漫威的超级英雄系列电影。

  新京报:今年奥斯卡提名影片看过哪几部?  杜江:看过《至暗时刻》,最喜欢加里·奥德曼,我觉得今年的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肯定是他。

  新京报:作为处女座,你觉得在你身上表现出的最明显特质是什么?  杜江:我觉得一个纯正的处女座是不承认完美这件事情存在的,对自己永远都不太满足,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

  新京报:在拍摄《红海行动》期间,有哪些地方觉得不满足?  杜江:导演没有让我拍翼装飞行。

虽然这些镜头都是替身拍的,但电影就是一个虚幻的梦,人生也许只有这一次机会。

  所以我就和导演开玩笑说,导演!我好气!然后他说,你都开过坦克了,不要要求那么多。

  新京报:我发现你文笔挺好的,平时都读什么书?  杜江:最近买了一本关于北宋历史的书,还有一本顾城的诗集。

相比唐朝、清朝历史,北宋时期是不太被普通人所知的一段历史,这让我很好奇,想了解那时发生过哪些有趣的故事。

  买顾城的诗集主要是因为我很喜欢他作品里那种挣扎出来的力量。

  新京报:你之前说想坐火车去俄罗斯,这个愿望实现了吗?  杜江:没有,想做的事情有很多,但多数都没有实现。

我觉得没实现比较有意思,如果实现了就过去了,没有实现会一直惦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