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体坛均波-有意思吧 > 双色球中3个号多少钱

双色球中3个号多少钱

发布时间:2018年6月19日3时48分11秒

见证纳粹大屠杀!二战游击队员失踪怀表80年后物归原主|拉脱维亚|纳粹|党卫军_新浪新闻新浪首页新闻体育财经娱乐科技博客图片专栏更多汽车教育时尚女性星座健康房产历史视频收藏育儿读书佛学游戏旅游邮箱导航移动客户端新浪微博新浪新闻新浪体育新浪娱乐新浪财经新浪众测新浪博客新浪视频新浪游戏天气通我的收藏注册登录新闻中心综合>正文新闻图片博客视频见证纳粹大屠杀!二战游击队员失踪怀表80年后物归原主见证纳粹大屠杀!二战游击队员失踪怀表80年后物归原主2018年04月11日04:49参考消息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0腾讯QQQQ空间参考消息网4月11日报道西班牙《国家报》网站3月29日报道称,1943年12月,让·迪雷从残暴的纳粹手中惊险逃脱。

这名隶属于法国抵抗运动的年轻人被抓捕后最终得以逃脱。

与他共同被抓捕的还有另一群年轻人,其中很多人都被纳粹直接杀害。

他在逃跑时落下了最珍贵的个人物品——从父亲那里继承下来的一块怀表。

大约80年后,这份家庭遗产最终找到了它的归宿。

迪雷的儿子让-米歇尔·迪雷1月收到一封来自柏林的盖有邮戳的信件。

信中,一个名叫萨比娜·科尼策尔的德国女人向告诉他,自己继承下来的一块表也许曾属于他的家庭。

表上铭刻的文字包含两条线索:一个名字“迪雷·让”和一个地点“阿伯雷-吕兰”。

信件的结尾写着:“您有意向收回这块表吗?”让-米歇尔·迪雷对这块失而复得的银色怀表呵护有加。

他告诉地方报纸《自由多菲内报》:“只需要给它上发条即可。

”《自由多菲内报》是第一家报道这个故事的媒体。

这块表并没有巨大的经济价值,然而这种情怀是无可估量的,因为这块怀表从19世纪起就在父辈和子女之间流传下来。

这块表也成为这段历史的唯一见证者。

这里曾有过一场大屠杀,这场大屠杀或许不会被写入所有历史教材中,然而这个地方的人们每年都会纪念这段历史。

这块表已经成为或许比任何政治信息还有力的和解的象征。

因为,正如科尼策尔向让-米歇尔·迪雷解释的那样,这块表通过一个姨妈的遗产到了她的手中,但无法调查这块表是如何到达姨妈那里的。

由于这块表对科尼策尔而言没有任何情感价值,因此她决定变卖这块表,然而要卖出这块表首先要对它进行清洗。

正是在她清洗手表的时候才发现表上的姓名和地名。

科尼策尔通过互联网寻找这个地名和迪雷的名字,最终找到了让-迪雷。

她还想办法将信件翻译成法语。

让-米歇尔·迪雷告诉《巴黎人报》:“这样的行为令人称赞。

”(编译/廖思维)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资料图:1944年,法国抵抗组织的战士。

【延伸阅读】军官床垫?被诬为“荡妇”的纳粹女兵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德国女性对二战的参与远比公众想象的积极。

她们替被招募的男兵从事工农业生产,还有约40万人成为德国红十字会的护士。

较新的历史研究成果则表明,大批德国女性加入了国防军的辅助部队。

这组图集将讲述关于二战纳粹女兵的故事。

图为纳粹女兵向纳粹旗帜行礼。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为了能派更多男军人上前线,总计约50万德国女青年为国防军从事辅助性工作,身影出现在海陆空三军的各个战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其中16万人女兵作为高炮部队助手直接参加了战斗。

在二战末期,国防军中的男女比例达到20比1。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德军高炮部队里的女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纳粹女炮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此外,还有50万女青年在德国本土担任防空助手。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史学家温迪·洛厄在《希特勒的女帮手》一书中披露,德国女性对犹太人大屠杀的参与程度也远超人们的想象;党卫军中有1万名女兵。

图为集中营里的纳粹女看守。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德国女性参与二战的程度不仅远超一战,也远胜英美女性。

只有苏联为战争动员的女性比德国多。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女性对二战的参与长期被公众所忽视。

在有关二战的历史叙述中,她们的形象也大多只是女工和护士。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直到20世纪初,女性在战争中的角色仍是动员男性去战斗和救死扶伤。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20世纪的现代化“全面战争”彻底颠覆了社会支援战争的模式。

在一战和二战中,各参战国都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参与军事行动。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纳粹政权在1935年5月就立法为女性服兵役奠定了基础。

动员女青年为国防军效力则始于1939年9月战争爆发。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国防军女性辅助部队的成员都是自愿报名参军的。

闪电战的辉煌战果令很多头脑发热的女性在战争头两年自愿从军。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不少姑娘都是出于冒险精神并为了追求独立而参军的。

但也有很多人支持纳粹的侵略和灭绝战争。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而随着战争越打越久,自愿参加国防军的女性越来越少。

这一方面是因为从前线传来的消息越来越坏,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辅助部队的女兵在国内的名声显然不好。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纳粹女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有军人将她们蔑称为“军官的床垫”或“士兵的荡妇”。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纳粹女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为了安抚女兵的父母和她们在前线作战的未婚夫,同时也降低征召女兵的难度,纳粹宣传机构在征兵宣传中试图抹杀女兵本身的性特征。

图为被英军俘虏的纳粹女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国防军甚至下令,女兵作为“德国女性”不许饮酒吸烟,也不许化妆和戴首饰。

图为被英军俘虏的纳粹女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1941年6月德军侵苏后,国防军的损失大幅增加。

纳粹政权于是规定17岁到25岁的单身女性必须为国防军从事辅助性工作至少1年。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纳粹防空部队里的女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随着人力日趋枯竭,女青年的服役期被不断延长。

到1945年,适龄女青年被要求无限期服役。

图为1945年被组织起来的女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坐在坦克上面吃饭的德军女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战后,各参战国为了恢复战前的社会秩序和维持社会稳定,都部分解除了对女性的动员。

图为被俘虏的纳粹女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女军人被勒令退役;就业的女性被要求辞职,给复员军人腾出工作岗位。

图为被俘虏的纳粹女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女性在战争期间不可或缺,在人们对战争的回忆中却被边缘化。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被俘虏的纳粹女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时至今日,对德国人的集体记忆来说,想象德国女性曾积极参与二战和大屠双色球中3个号多少钱杀都如同一场挑战。

图为英军抓获的纳粹集中营女看守,这些人大多都背负血债。

(2015-05-2507:47:34)【延伸阅读】当屠夫变成“英雄”:外籍纳粹党卫军简史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2015年3月,纳粹德国党卫军拉脱维亚军团的残余老兵能够在首都里加游行,纪念死去的战友。

在拉脱维亚,这些昔日的屠夫被年青一代当成英雄来崇拜,这种与时代潮流相悖的丑陋现象引发了外界关注。

图为2011年3月16日,拉脱维亚党卫军老兵举行纪念活动。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1941年秋,拉脱维亚法西斯分子古斯塔夫·采尔明什提议,用自己的人马建立一支军团与布尔什维克作战。

但直到德军在斯大林格勒(今俄罗斯伏尔加格勒)惨败后,希特勒才于1943年初批准了这一计划。

图为拉脱维亚党卫军士兵列队接受检阅,摄于1943年。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需要说明的是,早在当纳粹德国1941年6月22日入侵苏联时,部分拉脱维亚人就趁机宣泄他们对犹太人的仇恨,制造了大屠杀。

纳粹党卫军对此听之任之,毕竟前者替党卫军完成了一项不好干的“任务”。

据统计,至少有35328名犹太人遭屠杀,死者总数也可能多达6万人。

由民族主义志愿者组成的拉脱维亚警察部队积极参与了大屠杀。

图为德国党卫军军官和占领军士兵在拉脱维亚Liepaja。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纳粹德国从1941年开始占领拉脱维亚,后来党卫军以强迫的方式,从当地招募了4万人,组成了两个掷弹师,分别称为党卫军第15掷弹兵师(拉脱维亚第1志愿旅)和第19师(拉脱维亚第2志愿旅)(左上角小图1和小图2)。

图为党卫军第15掷弹兵师在前往东线前,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阅兵。

这些拉脱维亚人被强行分派给党卫军。

党卫军用他们组建了2个装甲掷弹师。

这2个师在激战中几乎被彻底歼灭,后来又部分重建。

曾任德国联邦国防军军史研究处学术主管多年的穆勒估计,总计约有4万拉脱维亚人为德国战死。

换言之,2个装甲掷弹师近乎全军覆没,替即将灭亡的第三帝国做了可怜又可耻的炮灰。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虽然有这么多人不情愿地充当了纳粹德国的炮灰,但最后一批健在的党卫军老兵在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却仍然受到尊重,而唯一的理由就是他们曾与苏联作战,其历史观之扭曲令人无语。

图为加入德国党卫军的拉脱维亚士兵们在少年时的照片,摄于上世纪30年代。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图片为志愿旅列队通过拉脱维亚境内,摄于1943年。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图为纳粹德军军官为第1志愿旅军官授勋。

战争中该部共有5人获得过纳粹德国骑士铁十字勋章。

该勋章用于表彰在战场上持续作战表现表现突出的士兵,通常只被授予获得过一级铁十字勋章的人,级别等同于美国的荣誉勋章。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图为志愿旅的野战厨房,图中的方形物均为面包。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图为志愿旅士兵列队受阅。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图为志愿旅军官RobertsAncans中尉,后来一直活到了战后,死于1982年。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图中的这名志愿旅士兵正在列宁格勒外的战壕中巡逻,摄于1943至1944年间的冬季。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战斗在东线的拉脱维亚党卫军,图片摄于1944年。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图为位于拉脱维亚境内的志愿旅纪念碑。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除拉脱维亚以外,二战期间效力纳粹的还有形形色色的外籍党卫军。

本图为1944年4月,北欧党卫队师的丹麦团士兵沿着纳尔瓦河的工事跋涉。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图为1942年7月,身着鲜艳黑制服的黑色旅在布鲁塞尔接受训话。

这个由佛兰芒右翼游击队组建的黑色旅向党卫队提供了大量的人力(上)。

一位佛兰芒兵(左)形容憔悴,满脸污垢,展示了1942年列宁格勒坑道战留下的印记。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党卫军宣称同样血统的人共同打击同样的敌人,上面这张招贴画敦促挪威人、丹麦人、荷兰人和佛兰芒人加入纳粹党卫队。

外国志愿兵都戴着袖标(右),上面有部队的名称。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图为1942年9月,德国部队保护在哥本哈根城内行进的丹麦自由队。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图为荷兰党卫队志愿兵在海牙宣誓效忠希特勒。

纳粹从荷兰各种各样的右翼政治组织和准军事组织里招募了许多新兵。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图为党卫队招兵张贴画把1944年的纳尔瓦冲突与1219年的丹麦人大捷相提并论,迎合了丹麦人的自豪感。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图为宣称同样血统的人共同打击同样的敌人,上面这张招贴画敦促挪威人、丹麦人、荷兰人和佛兰芒人加入纳粹党卫队。

外国志愿兵都戴着袖标(右),上面有部队的名称。

图为外籍党卫军士兵在拖曳牵引火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