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体坛均波-有意思吧 > 2017046双色球号码预测

2017046双色球号码预测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3日8时48分51秒

女兵故事三则:《体验》2017046双色球号码预测《秘方》《闪烁》|方慧|女兵|秘方_新浪军事_新浪网新浪首页新闻体育财经娱乐科技博客图片专栏更多汽车教育时尚女性星座健康房产历史视频收藏育儿读书佛学游戏旅游邮箱导航移动客户端新浪微博新浪新闻新浪体育新浪娱乐新浪财经新浪众测新浪博客新浪视频新浪游戏天气通我的收藏注册登录新浪军事新浪军事正文新闻图片博客视频女兵故事三则:《体验》《秘方》《闪烁》女兵故事三则:《体验》《秘方》《闪烁》2018年03月08日13:56东部战区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0腾讯QQQQ空间《体验》通信班女兵小琳下连时哭着说:“我要回家,我只是来体验生活的。

”没辙,新兵班长硬给她磨了个把小时才把她说服。

下了连队后,这个女兵可真是愁了班长,班里面组织跑三公里,她跑不动向班长打报告腿痛;实弹射击时,她对班长说心里有恐惧感;就连平时学专业,她也心不在焉。

有一次楼下的下水道堵了,几个女兵全部下去掏水沟,唯独陈琳捂着鼻子想干又不想干的样子。

这时,班长实在忍不住了,当场教训她:“小琳,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她们干,你怎么不干,这可都是你的姐妹们啊!”……据说有一次吃火锅,炊事班给的排骨肉就那么几块,几个女兵捞来捞去后,还剩下一块肉。

瞬间,三双筷子同时夹在了那块肉上。

——该给谁呢?班长敲了敲筷子,瞪她们一下,几个女兵这才反应过来,一同送到班长碗里。

班长用筷子夹住肉沉默了一会,将肉夹到小琳的碗里,温柔的说:“吃吧,你体质差,多吃点肉。

”?小琳哪好意思吃,她有意瞟了一眼姐妹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抿着嘴。

班长看到这尴尬的场景,缓缓放下筷子,左看一下右看一下,最后在小琳的面前停顿了几秒后,用关切的口吻说:“她们和你一样,都是来体验生活的。

”听完,陈琳“哇”的哭了起来。

她边哭边说:“班长,对不起,我错了,我对不起姐妹们……”?《秘方》保障班上等兵女兵方慧比较肥胖,据说她来当兵的目的是要减肥。

可是,出了正常的操课外,没见得有减肥的动向,倒是战友都发现她爱打呼噜。

女兵打呼噜,让人听着险些有点讽刺意味,但是她呼噜的确打得响。

每次听到她的鼾声,姐妹们便堵住耳朵,蒙上被子互相提醒。

有次起床,方慧第一句话就问:“晚上睡觉我有没有打呼噜?”陈晨挑逗地说:“你打不打呼噜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只知道走廊的自控灯亮了一夜。

”其女兵边笑边下楼梯,她那胖墩墩的肉一跳一跳的,低着脑袋似乎藏着什么心事那样沉重。

为啥她明知道自己打呼噜为何每天起床还要问别人?生活中,姐妹们都把她叫做女兵班里的“萌宝”,经常跟她开玩笑,以借用“胖人爱打呼噜”的语句调侃她,而她并不反对姐妹们把她打呼噜的毛病当成“热聊”的话题,她自己反而觉得给身边战友制造了快乐。

有时候她还会“格格”地笑,她笑起来格外可爱,脸蛋儿两边有些绯红。

“胖人爱打呼噜”这句话,不知是否经过科学验证过,但是战友们总是拿这句话对开俊偶尔“扇风”。

每次体能训练他感到无比的吃力,五公里、俯卧撑、单杠……她只能眼巴巴的羡慕姐妹们那苗条的身材。

有一次,方慧跑到陈晨床边说:“有戒呼噜的秘方吗?”陈晨感到很奇怪,也很好笑。

……自从她问过陈晨有没有秘方后,奇怪的是这几天姐妹们竟都听不到她的呼噜声了,有人说她这两天似乎变了个人,每天加班看书,早上早起跑步。

果然没说错,她是想“戒”掉打呼噜,当晚,陈晨把这件事告诉了排房的每一个战友。

第二天起床号还未吹响,陈晨一个个把姐妹们拉起来走到操场,看到一个肉墩墩的身影跑在朝阳下,姐妹们大步跑过去。

“方慧!加油!方慧!加油……”?《闪烁》春节前,笔者来到某旅做采访,采访的主体是《你在他乡还好吗?》。

据说,女宣传干事王爽得知要来采访,她特意去女兵营岗哨通知,告诉她们一定要流露出思乡之情,不要偏离采访的主题。

这天,笔者在宣传干事的迎接下走到营门口,两名女兵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笔者回礼后突然停下脚步,带着微笑瞧了瞧两名女兵,谁知,两名女兵不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站得笔直。

宣传干事王爽朝他们挤了挤眼示意:“木头吗?”?“有没有想对家人说的话?”笔者微笑着说。

“没有。

”“没有?那你不想家吗?”“不想。

”笔者微微点点了头,收走了微笑。

“那你呢?”笔者又问另一名岗哨。

“报告首长,啥也没想。

”尴尬之下,笔者眨了眨眼睛,聪明的问了一句:“那你懂什么?”???“报告首长,站好岗,保持警惕,为人民服务。

”笔者被这话震到了眼皮子,突然跳了一下,嘴角又浮起了深深的微笑。

见状,宣传干事假装笑了笑,然后对记者说:“我们到里面找找素材吧。

”说话间王爽刻意用余光瞟了两名岗哨一眼,突然她紧皱眉头,怔了一下。

不知是什么意识让她拽住记者的胳膊,然后对记者说:“她们怎么会不想家呀,只是藏在了心里。

”笔者听完,又扭头朝那两名女兵的脸上看去,发现在那双微微颤动的眼皮底下,在黄昏的照耀下闪烁着几滴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