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体坛均波-有意思吧 > 今天最新3d开机号查询表

今天最新3d开机号查询表

发布时间:2018年5月13日5时38分12秒

A站并没有凉!我们和几个前员工聊了聊它的前世今生|宏碁_新浪财经_新浪网新浪首页新闻体育财经娱乐科技博客图片专栏更多汽车教育时尚女性星座健康房产历史视频收藏育儿读书佛学游戏旅游邮箱导航移动客户端新浪微博新浪新闻新浪体育新浪娱乐新浪财经新浪博客新浪视频新浪游戏天气通我的收藏注册登录产经>正文行情股吧新闻外汇新三板A站并没有凉!我们和几个前员工聊了聊它的前世今生A站并没有凉!我们和几个前员工聊了聊它的前世今生2018年02月12日08:15界面语音播报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腾讯QQQQ空间  A站并没有凉!我们和几个前员工聊了聊它的前世今生  A站现在正在处理融资谈判,希望这家命运多舛的公司能抓住机会。

  王付娇图片来源:摄图网  A站还有戏吗?在A站宣布关站一周后,在阿里云上的数据可能面临清空的猜测下,已经有很多媒体开始计算A站的大限之日。

  界面新闻记者从A站的一家股东方人士处获悉,清空数据肯定是谣言,他们正在积极和阿里商讨解决方案。

  A站现任CMO王燕鹏也独家回应界面新闻记者,近期在处理很多融资的事情。

Acfun官方微博账号也在持续更新。

  看起来,转机尚在。

  不过,A站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局面?它的未来又在哪里?  界面新闻记者于近期采访了一些A站内部员工、A站早期用户和UP主,试图从不同角度还原一个真实的A站。

  1.莫然和刘炎焱:仿佛是镜子的正反两面  莫然和刘炎焱——A站最近的两任CEO,有着截然相反的性格和管理方式:一个职业理性;一个多面豪爽。

如果A站早期是靠自然流量和文化氛围取胜,那么近两年A站的表现可以从这两位CEO身上看出痕迹。

  A站一位已离职、接近管理层的员工梅欣向界面新闻记者总结:莫然非常像一个职业经理人,与二次元圈子有一点距离;而刘炎焱则更像冯小刚演绎的北京老炮儿,有人格魅力、身上有一种“匪气”。

  “能理解匪气吗?”梅欣反问记者。

  最能直观体现他们二人差别的,是他们对于A站最大的敌人——B站董事长陈睿的态度。

  莫然对陈睿是惺惺相惜、英雄孤独,觉得都是在一个圈子里做一件事儿;而刘炎焱只有简单粗暴的四个字:干死B站。

  “莫然来了之后,我认为是A站最有希望的一年。

”在梅欣的视野范围内,A站整体是往正向走的。

整个公司都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

团队稳定在200人左右这样一个比较舒服的人数,当时软银6000万美元的融资也是莫然谈来的,虽然实际到账金额远低于公开数字。

  莫然海外留学回来,有国际范儿,给人一种职业经理的感觉。

他在公司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喜欢辩论和说服。

  在莫然任期内,他会跟属下先把道理讲通,再去推进这件事儿。

这种脾气在国内创业公司并不多见,甚至不一定是好的。

国内许多“一言堂”式的创业公司活得简单明确。

  受父母影响,莫然在有些事儿上也会沾染上国企作风。

当时的王伟(业内人称PT),碍于半次元CEO的身份,在A站并不知道该以什么面貌出现。

莫然就设立了一个“深化改革小组”的职位,给了王伟一个title。

这跟王伟当时在A站的诉求和定位有关系。

  “深化改革小组”这个国企范儿十足的名字至今仍然被A站员工津津乐道。

  不过,莫然在A站最大的问题是他不够“二次元”。

  英国留学,毕业于帝国大学,怎么都和二次圈子有点距离。

A站内部也分成两派:一派是互联网公司思维的人,试图将A站带向互联网公司正规化运营的轨道;另一派就是二次元信仰者,A站工资不高,在这家公司工作就是为了给信仰充值。

  典型的例子是公司团建,这种外界看来很一般的事情却成为价值观的分水岭。

  团建属于“三次元”事件。

二次元们会在知乎和微博上骂莫然,认为团建不是一家二次元公司需要做的,甚至直接说“大清要亡了”。

莫然看到觉得莫名其妙,也只能笑笑。

  但这种不同文化的冲突为后续A站的变动埋下了伏笔,莫然不具有二次元领袖的地位,这是他的致命伤。

虽然莫然愿意容纳不同类型员工,但很多员工不认为A站这家公司需要一个职业经理人。

  理念冲突直接反应在发展路径上。

  梅欣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莫然所在的2015年至2016年前后,他想把A站做成一个青少年版的YouTube、一个青少年泛文化的集群;而当时的B站非常集中在动漫、二次元的一个小众圈层。

“老猴子”们则认为,莫然破坏了A站的调性。

  这非常有趣,现在来看,A站B站现今的侧重和当时已经完全颠倒。

  A站起家时有很多影视剧、综艺(尤其是日本综艺),跟现在B站的内容范畴非常像。

两者的用户年龄段也很不一样。

A站在18岁左右、B站15岁左右。

整体比B站的年龄高。

  莫然想把这种感觉扩大,把A站从二次元集群拉出来扩展到公众视野中。

在公司内部这当然遭到了一些员工的反对和深度二次元用户的质疑。

  莫然的任期后期,已经推出了UP主扶持计划、海外推广计划。

莫然想给UP主搭建一个上升渠道,将一些好的UP主推送到优酷,给到更好的流量和资源;或者干脆把一批优秀的UP以A站整体的IP推出去。

  但是,还没等到落地执行,这一切都被随之而来的股权变动搁置了。

  公众第一次正式知道刘炎焱和莫然也是在这场变动中。

2016年年中,代表奥飞系意志的刘炎焱带了一些董事,将莫然和其助理堵在办公室,逼着莫然签下了同意书。

  前A站技术人员王宏向界面新闻记者描述当时的场面是“被围攻”。

  当天A站对外的新闻稿都是内部“正常交接”。

但据梅欣描述,当天现场让他第一次感觉到“公司内部斗争的严峻,像看宫斗剧一样。

”  就在发公告的前一天,外界没有任何风声,员工都在正常办公。

刘炎焱拿着一沓纸进了莫然办公室。

CEO的变更、法人变更就这样闪电般地完成了。

  与之对应的是,当天所有人的工位都做了巨大的调整。

刘炎焱把所有支持他的人调到了离自己更近的地方。

大家都还开着周会呢,突然就变天了。

  虽然离开挺久了,但梅欣说起A站时仍然一声叹息。

他认为,A站当时的计划和B站现在做的事情很像,方向计划是好的,很可惜没有执行下去。

现在大家对A站的感觉是更窄众一点,“这不是莫然的初衷,但现在大家对A站已经没有感觉了。

”  刘炎焱从上任起就被寄予了很高的期待。

他从2015年4月起就加盟A站任总编辑,懂内容。

从1997年开始先后担任《电子游戏与电脑游戏》、《梦幻总动员》责任编辑、并创办《动漫贩》、《24格》等二次元媒体。

在圈子里认知度高。

他还是北影的客座教授,传说他的课场场爆满,收获迷妹无数。

  有人说他终归属于“篡位”,通过各种手段夺下了A站CEO的位置;也有人随着说刘炎焱的到来,A站才是终于有救了,至少他在位的时候A站还开过一场招商会,标志着A站商业化终于往前走了一步。

  A站前技术人员王宏认为,刘炎焱是个典型的多面人。

他在处理不同事情时,表现出的状态完全不一样。

比如在学校讲课是一种,在公开演讲时是一种,在公司又是另一种。

  王宏认为,刘炎焱在作为CEO时表现出的状态,很明显情绪化、易冲动——这样的特点对于公司管理不是利好。

融资的能力、商业谈判的技巧,都欠佳。

甚至他对经营数字不敏感。

  刚接手时,刘炎焱把所有人都拉过去做述职。

听完述职,他当面就对某部门负责人说,你这个事情不用做了;或者说,这个事情我直接接手了。

不留情面。

  王宏认为,刘炎焱对二次元内容也不够敏感。

“他是上个世纪的二次元。

在老刘的管理下,A站的内容更老气一些,已经不是当下00后喜欢看的内容了。

你看他引进泡面番的审美,挺复古的。

”  2.技术:宕机的锅我不背  在这次网站无法访问之前,A站曾经几度出现过宕机的局面。

  在知乎和微博上,A站技术人员被骂得很惨。

王宏向界面新闻记者诉苦:“把什么都推到技术身上是不公平的,更多的是政治斗争、资金问题。

”  王宏认为,无论怎么样,都不会走到阿里云清空数据这一结局上来的。

一是这一显得阿里云很冷酷;第二,也要看A站商务谈判的能力了。

  虽然对于视频网站来说,CDN和存储是最大的花销来源,一年投入在大几千万。

但这种投入并不完全是现金的形式,而是靠可以靠商业谈判来争取的。

  比如当年网宿救了斗鱼,靠的也是债转股和资源互换。

斗鱼当时也交不起钱,斗鱼就有能力做一些资本层面的运作。

之前A站数据放在乐视云上的时候也是,都是靠商务谈判——比如拿A站的广告位做商业置换、或者帮乐视影业做一些推广宣传。

  王宏认为,退一万步讲,只要阿里云服务器上的内容还在,A站就有“复活”的可能。

  在获得收入的方式方法上,B站现在已经趟出了一条路,做游戏联运。

  其实,A站之前也做过非常短时间的游戏联运,但仅仅只是在首页给了一个游戏的入口,缺乏从上往下的运营层面的支持。

  反观B站游戏联运,先是选中了符合网站用户群调性的二次元游戏《FGO》。

不光是给了入口,运营上还配合了相关视频、弹幕、社区的运营。

让这款游戏的概念逐渐渗透进用户心中。

  而A站游戏区的流量本来不少,但因为公司内斗缺少系统性支持配合,到现在为止,也不过是在入口摆了个游戏的位置。

而传统生硬的推广方式又是AB站二次元用户最反感的。

  王宏曾想过多开放一些技术接口,加上一些IP上的道具、提高付费率。

但这些都因为公司从不间断的内斗和人员流失从未顺利推进。

  “我们当时被边缘化,很被动。

我们看到B站的多元化、甚至做出了二次元旅游、生态、超级会员、周边店、矩阵式的种种。

能看到它的各种可能性。

A站呢,自己做不好,没人来帮你。

”  3.UP主:入驻A站三个月以后我就停更了  UP主马克潮爷,在AB站同时入驻,平时负责更新一些欧美娱乐资讯。

一个多月后,马克潮爷在B站有粉丝15000多,A站粉丝6000多。

  他向界面新闻记者详细分析了A、B站对待UP主的差异。

  A站出过一次版权问题。

2017年7月,因为内容整顿,马克潮爷所有跟欧美相关的内容都被下架,这是个很大的打击。

A站并未有人联系过他,也未给出任何说法。

  B站现在流量更好、反馈更直接。

在B站一个2000流量的视频,可以看到几十条评论、还有弹幕。

但A站的评论数少得可怜。

  A站的娱乐内容和活跃度很高。

多档原创节目占据很高流量比,很长一段时间,马克潮爷上A站也就是为了看几档固定栏目,例如《瞎看什么》(现在改名叫《阅后即瞎》),《天天卡牌》,在美剧版权没那么严格的时候有时候也会看当天更新的最新美剧,再关注一些点击量前十的娱乐版块内容。

  马克潮爷发现,A站用户归属感更强,喜欢自称为Acer,就好像虎扑步行街的用户自称为JRS一样,都是一种寻找自我归属感的做法。

  但是,显然真正意义上的Acer数量并没有那么多,并且多出现在文章区,他们很乐于分享自己的见闻。

  “怎么说呢,如果Acer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我觉得像是一个在夜宵摊喝啤酒吃烤串的年轻小伙子,但只是一个停留在吹水和八卦阶段的小伙子。

”马克潮爷说。

  相比之下,马克潮爷明显感觉到B站的UP主更专注。

马克潮爷爱玩游戏,所以关注了B站许多游戏UP主。

“例如,DOTA2有个光头UP主叫战术大师拉比克,他的稿件全是些DOTA2最最最细节的东西,不专注的人根本做不到这个境界,看完真的能够学到很多技巧。

”  还有CS:GO区几个翻译的UP主,以及一个做CS:GO解说的UP主book-sir书说,一个视频投稿可能就一千多个播放,但是一个稿件可能对他来说要花起码三四个小时去完成分析—解说—制作上传等过程。

之前搜索一个《侠僧探案传奇》的混剪,到现在才310的播放量,可是那个UP主在上面花的时间绝对超过6小时。

  UP主的高投入保证了B站内容的高质量。

  从内容质量上看,马克潮爷觉得,A站稿件质量非常容易形成两级分化。

一些原创自制类节目具有高水准。

可是除开这些大号以外,其他的一些视频网站想要出头很难。

  他总结有两个主要原因:  1、客户端推荐算法没那么好;  2、网页右边的排行榜是按点击量排的,人家几万粉丝的大号发新东西有那么多人收到提醒,然后收到提醒的那些人都是登录了,登录了的用户才能投食香蕉,香蕉多的话,又可以上首页,这就是一个循环。

这就是两级分化产生的原因。

  而B站的优势就是得益于它的算法。

只要标题和关键词还不错,就能被推荐到用户端。

  最直接、看得见的效果是,在AB站同时发视频后,其他的的视频网站也会找过来,比如秒拍、美拍、今日头条等。

马克潮爷感受到的情况是,大部分人都是通过B站找来的,说希望邀请他入驻。

这种平台的辐射程度和影响力也直接决定了UP主的体验和成就感。

  作为UGC类视频网站,UP主的体验和稳定性决定了这个网站质量和运营成本。

在对待UP主上,马克潮爷认为,B站对UP主的保护很好,在用户一开始注册答题时,就引导用户要保护UP主的感受。

UP主会感受到自己被重视。

  在采访最后,马克潮爷感慨地说,“我觉得A站应该是不会关闭。

不过也没什么可惜的,A站一手好牌,却打得稀烂。今天最新3d开机号查询表

像我这种有付费意愿的人它都抓不住。

不是不为A站买单,A站连让我买单的项目都没有啊。

”  4.老用户:条件反射能维持多久?  一名看了A站十年的老用户Roy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现在还是会条件反射地打开A站,刷一下,现在却什么也看不到了。

心里空了一下。

  Roy给记者推荐了几个知名UP主:221、gohank。

他平时下班后喜欢看《STN快报》(一档游戏脱口秀),Steam销量周报、德云色。

  虽然A站上不了了,但现在在其他平台上,依旧能看到这些UP主和频道的声影。

《STN快报》主持人STAN带领一票人在上海做的有声有色。

  谁还需要A站?  或许资本需要。

  在腾讯投资的B站即将上市时,A站理所应当是个香饽饽。

而就在上周,半次元公司被爆出已经被今日头条收购,互联网公司对二次元入口的争抢越来越厉害。

  那么,能为A站买单的资本方有谁呢?阿里巴巴最有可能。

但这也许意味着,A站马上又要迎来一次人事大动荡了。

  (据受访者要求,梅欣、王宏为化名)责任编辑:马龙SF061文章关键词:宏碁阿里云融资我要反馈热门推荐收起新浪财经公众号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相关新闻加载中点击加载更多最近访问我的自选01/长城影视购首映时代被否蒋雯丽顾长卫家族上市梦碎02/多家直播平台连夜开会MC天佑等多位主播被全网禁播03/春节前后跳槽年终奖还有吗?法律无强制统一规定04/贷款违规入楼市等乱象将面临严管开年首月罚没近9亿05/多地房贷利率上涨购房成本同比月增740元06/万向老年迟暮?持续出售资产对外投资6家公司注销07/网贷行业备案倒计时:大额清理收尾银行存管优化合规08/汾酒引入华润成为二股东白酒第一股能否从区域突围?09/解码快递业龙头:顺丰控股的“不顺”与“顺”10/去年降成本达1万亿元今年将继续出台10余项政策措施01/刘姝威:全世界在看中国我的学生们开始大量买进股票02/涨停板早知道:七大利好明日有望发酵03/招商证券:当前股票市场的调整已脱离经济基本面04/券商喊话:A股下跌不应过度解读整体估值相对安全05/富士康IPO考验A股承受力:证监会反馈69项疑问(全文)06/24万小散踩雷第一仙股江苏富豪三年前就已疯狂减持07/股票质押告急25家有平仓风险523亿市值或被平掉08/美股疯狂过山车也许得怪共和党总统的经济衰退魔咒09/下周影响市场重要资讯前瞻10/多方出手稳预期A股恐慌情绪有望逐步退潮01/警方提醒:你在集五福时有人正盯着你的钱包02/望洲财富董事长出走:回来被判9年半1.3万人亏26亿03/副县长用假发票套现345万元买茅台开汾酒发票04/万亿存款全面流失你可能还没意识到有可怕05/金立手机出现财务危机所持微众银行部分股权被冻结06/银监会规范管理从业人员行为严防内外勾结违规操作07/哈尔滨银行IPO关口遭罚因虚增利润规避监管被罚50万08/比特币华人新首富:卖房炒币狂赚125亿盛世下有隐忧09/央行和世行发布联合报告:数字金融可加剧数据风险10/一到周五就有大罚单?银监会:大案处罚公开将成常态7X24小时黄斌汉:莫急抄底恐慌大跌难速涨牛家庄:把握节前反弹红包行情金菊投资:周末利好将有效企稳市场涨停王者:如何对待春节红包行情徐小明凯恩斯占豪花荣金鼎wu2198丁大卫易宪容叶荣添沙黾农冯矿伟趋势之友空空道人股市风云股海光头秦朔中国为什么出不了马斯克?社会的宝贵资源要更多地配置在实体经济的价值创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