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体坛均波-有意思吧 > 3d晚秋和值2007年

3d晚秋和值2007年

发布时间:2018年9月30日19时49分5秒

遭遇孤独危机华媒:美国“Z世代”感觉最寂寞|美国|Z世代|孤独危机_新浪教育_新浪网新浪首页新闻体育财经娱乐科技博客图片专栏更多汽车教育时尚女性星座健康房产历史视频收藏育儿读书佛学游戏旅游邮箱导航移动客户端新浪微博新浪新闻新浪体育新浪娱乐新浪财经新浪众测新浪博客新浪视频新浪游戏天气通注册登录新浪教育留学出国正文新闻图片博客视频遭遇孤独危机华媒:美国“Z世代”感觉最寂寞遭遇孤独危机华媒:美国“Z世代”感觉最寂寞2018年09月05日11:44中国新闻网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腾讯QQQQ空间  中新网9月5日电美国《世界日报》刊文称,置身热闹繁华的社会里,心里却有种莫名的疏离感,总是觉得自己非常孤独,出现这样感受的美国人,其实人数不少。

统计显示,现今许多美国人都感到寂寞,其中又以年轻人的感受最为强烈。

  文章摘编如下:  全球健康医疗保险机构信诺(Cigna)在一份调查统计当中指出,约有46%受访美国成年人认为“有时候”或“一直”觉得孤独,另外有47%受访者则说觉得自己遭到遗忘。

报告结论指出,这种寂寞孤独的感受,如今在美国非常普遍,几乎已经到了“像传染病一般”的程度。

资料图片:“Z世代”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值得注意的是,在网络发达、社交媒体蓬勃兴盛的现在,人与人之间最真实、最原始的面对面互动,似乎变得越来越淡薄,如此一来,导致不少民众出现寂寥的感受。

  在这份调查统计当中,信诺研究人员发现,大约只有半数美国成年人每天都有与别人面对面的有意义社交互动,例如与朋友深谈,或者花时间跟家人相处。

信诺行为健康部门医疗长尼米斯克(DouglasNemecek)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访问时说,“孤独”定义是只觉得孤单,或者缺乏社交联系,“在临床案例当中,我们听到越来越多患者反映说,觉得自己平常真的非常寂寞,老是只有一个人,过着彷佛与世隔绝的日子。

”  信诺通过与市场调查机构Ipsos合作,共对2万名18岁以上美国成年人进行问卷调查。

研究人员是以洛杉矶加大(UCLA)的“寂寞指标”(LonelinessScale)作为测量孤独感受的标准,让受访者回答20个问题选项,然后依照评分评估孤独感受以及社会隔离感受的轻重程度。

  在先前的医学研究当中,孤独感曾经被认为与某些健康因素有直接关联,包括糖尿病、心脏疾病以及忧郁症。

有时候孤独感也与酒精或药物滥用有关,结果使得整体生活质量大受影响。

之前也有医学报告指出,孤独感以及社交疏离感,可能导致早死。

  信诺这项最新研究,直指属于“Z世代”的美国年轻人,内心孤独感其实比中、老年人更为严重,引起舆论瞩目。

研究统计显示,从20分到80分的“寂寞指标”评分当中,全美民众平均得分为44分,但“Z世代”年轻人的分数却有48.3分。

  “Z世代”族群的定义向来并没有明确划分,通常是指1990年代中期至2000年代初期之间出生的民众,换算年龄约18岁至22岁之间。

从出生及成长的时空背景来看“Z世代”早在婴幼儿时期就已经接触到网络,从小到大对于科技产品多半相当熟悉,也知道如何操作,对于通过社群网站与他人互动更是非常上手。

  年龄在23岁至37岁之间的“千禧世代”(Millennials),“寂寞指标”评分为45.3分,38岁到51岁之间的“X世代”(GenerationX)“寂寞指标”评分则有45.1分。

年纪在72岁以上,通常被称为“最伟大的世代”(GreatestGeneration),孤独感受则最轻微,统计显是“寂寞指标”评分只有38.6分。

  过度依赖社交媒体,是否造成用户产生疏离感,近几年来受到不少讨论。

尼米斯克则说,这项研究发现,对于社交媒体的依赖程度高低与孤独感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多关系。

  尼米斯克进一步指出,某个人可能在网上有着成千上万的朋友,但如果没有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有意义直接接触,还是会产生寂寞感受。

  如果想要挥别孤独感受,尼米斯克建议,可以从简单的步骤开始做起。

他说:“所有人都可以努力开始与别人互动,例如找人喝杯咖啡,或者跟人好好聊聊。

这些都可以是在远离寂寞的过程中,产生重要影响的最佳第一步骤。

”  前任联邦公共卫生署长(SurgeonG3d晚秋和值2007年eneral)莫希(VivekMurthy)在任内曾经领军对抗许多公共健康危机,包括寨卡病毒(Zika)、酒精成瘾症、药物成瘾症以及肥料症等。

但从2017年秋季开始,已经卸下官职的他则有了新的使命,那就是要帮忙美国民众渡过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健康威胁,也就是孤独感。

  莫希认为,孤独感已经对于全美民众的健康与福祉带来严重威胁,并曾在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说,自己小时候也深受寂寞之苦。

他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专访时说,从小到大从来不曾跟家人吐露过深受寂寞所苦的问题,“小时候我非常害羞,很难交到朋友,我常常都觉得非常寂寞,我也同时觉得,要开口跟人坦承我的内心感受,会很丢脸。

”  他说:“对于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来说,如果要承认自己觉得寂寞,几乎就要像承认自己一文不值、不受到任何人喜欢一样。

”  在具体解决办法上,莫希认为,工作场合应该挪出特定时间,并且提供适当地点,让员工能够相互交流,彼此认识。

他表示,很多年来许多人都觉得美国是个人主义的社会,讲究个人成就表现,“可是关于孤独的研究数据却让我们越来越看清楚,其实人类是相互依赖的,我们终究还是需要与别人在一起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