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体坛均波-有意思吧 > 双色球叶群故17029

双色球叶群故17029

发布时间:2018年6月13日8时38分34秒

陆奇“救火”百度的486天|陆奇|百度|李彦宏_新浪科技_新浪网新浪首页新闻体育财经娱乐科技博客图片专栏更多汽车教育时尚女性星座健康房产历史视频收藏育儿读书佛学游戏旅游邮箱导航移动客户端新浪微博新浪新闻新浪体育新浪娱乐新浪财经新浪众测新浪博客新浪视频新浪游戏天气通我的收藏注册登录新浪科技互联网百度:陆奇不再担任总裁兼COO专题正文新闻图片博客视频陆奇“救火”百度的486天陆奇“救火”百度的486天2018年05月19日18:06界面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腾讯QQQQ空间图片来源:东方IC  百度四月的离职传闻仿似一场拉锯战,等来的是陆奇的离任。

  李彦宏在内部信中总结陆奇在任百度COO一职时的功绩,“在公司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的战略指引下,无论是在移动生态下的搜索和Feed双轮驱动,还是在AI方向上的Apollo生态建设、智能家居场景探索、ABC商业拓展,以及百度核心技术能力和前瞻技术方向的持续布局、引领和创新,都取得了明显的进展,公司整体业务也在快速前进。

”  虽然陆奇尚未完全从百度离开,只是辞去了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的职务,转而担任集团公司副董事长。

但外界普遍认为这个“虚职”只是暂时的过渡。

  这位曾是微软最有权势的华人带领百度在过去一年里,重塑了业务架构、战略方向、企业文化,让百度的市值从最低的不到600亿美元一路涨到逼近千亿美元。

  更为重要的是,他提振了百度的士气、人心,以及外界对百度的信心。

百度从2005年至今的股价走势  时间回到2017年1月,陆奇几乎是以一种救火队长的身份出现在百度。

当时,百度正经历了血友吧贴吧、魏则西等事件,声誉和财务表现都跌至谷底。

再加上未能再有“百度七剑客”辅佐在旁,让李彦宏黯然神伤。

  陆奇的到来填补了百度从2010年来一直空置的COO一职,第二天李彦宏便破天荒带着陆奇接受了部分媒体的采访。

当被问到是否退居二线时,李彦宏说,“以陆奇的能力完全能承担百度的管理、运营各个层面的东西,陆奇会有足够多的事儿干,我也会有很多事儿干,向海龙他们也有很多很多要做的事情。

”  在此之前,李彦宏已经与陆奇在春节期间列出了百度正面临的十项挑战。

基本上,李彦宏将百度所有的业务线都转交到陆奇手里,当时下属的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技术体系和新兴业务群组总裁张亚勤、金融业务群组高级副总裁朱光、无人驾驶事业部高级副总裁王劲和首席科学家吴恩达都向陆奇汇报,而陆奇向李彦宏汇报。

  “我很robin认识很久,信任很重要。

”陆奇强调这个工作有两个特点,“一是能发挥我的经验和能力,第二是对工业和社会的贡献。

”  相比李彦宏,56岁的陆奇还年长他7岁。

刻苦的工作态度、正直且具备超强自制能力,以及永远保持精力充沛的领导形象,让百度内部瞬间士气大为振奋。

  李彦宏评价他:“陆奇上上下下有口皆碑,大家都很喜欢他,他有非常强的技术能力,又有很强的管理能力,并且工作极其玩命。

”“百度正在经历一场深刻的变革,而陆奇的加盟是这个重大变革的关键一步。

”李彦宏通告了百度全体员工。

  陆奇到来百度后,很快同各业务线做了一次全方面的沟通,当时一些总监表示感到非常紧张,源于陆奇会直问“你说的我能相信吗?”显得“不好忽悠”。

  到任后的一两个月内,陆奇就开始了大刀阔斧的调整,引发了第一波百度高层的震荡。

  2017年2月8日,百度医疗事业部被裁撤。

8天后,百度宣布全资收购渡鸦科技,渡鸦科技CEO吕骋携团队加盟百度,出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向陆奇汇报。

  2017年3月1日,百度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收编自动驾驶事业部(L4)、智能汽车事业部(L3)、车联网业务(CarLifeetc。

),陆奇兼任总经理。

2017年3月16日,百度对百度糯米进行组织优化和管理架构调整,向海龙兼任百度糯米总经理。

2017年3月23日,百度整合成立AI技术平台体系(AIG),由时任百度搜索业务群组副总裁王海峰负责……  具有代表性的调整是在吴恩达和王海峰之间整合了AI技术平台体系,以及收编了自动驾驶事业部、智能汽车事业部、车联网业务,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

基本原则是调整了原本业务架构分散的部门,缩小部门与部门之间因竞争而造成沟通成本甚高的问题,便于统筹协同。

  期间,前百度公司副总裁、百度糯米总经理曾良、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高级副总裁兼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副总裁邬学斌,均在调整期离开。

尤其是其中唯一一个E-staff(百度最高决策层)成员王劲,与百度不欢而散。

  在过去几年,百度的顶层管理团队已经颇为动荡。

单从管理架构上讲,此前百度的E-staff成员除了人力资源和行政管理副总裁刘辉、CEO助理梁志祥、百度Fellow孙云丰、CFO李昕晢外,还有向海龙、张亚勤、朱光、何海文、李明远、王湛、王劲。

  时至今日,李昕晢、何海文、李明远、王湛、王劲均以不同的方式淡出,顶替的是百度新晋高级副总裁王海峰。

  经过了第一波人事地震后,在去年四月份的季度会上,陆奇在内部进行了“全面诊断百度护城河”的讲话,第一次表达了“主航道和护城河”的业务调整概念。

  据《财经》杂志整理报道,首先纵坐标按使命切割——关键使命(“夯实移动基础”)和非关键使命(“决胜AI时代”),前者与搜索相关,后者与人工智能相关。

其次横坐标再将业务划为“主航道”和“护城河”,主航道为百度战略级业务,护城河为主航道提供支持,保驾护航(见下图)。

  第一象限是关键使命+主航道,包括移动搜索、Feed和手百;第二象限是关键使命+护城河,包括PC搜索和大商业(所谓关键使命意味着已成型可变现)。

第三象限是非关键使命+主航道,包括百度金融、Duos、智能驾驶、智能家居、智能云、短视频和AIG;第四象限是非关键使命+护城河,包括贴吧、知识、地图、糯米等(所谓非关键使命意味着其仍在探索和孵化中)。

  《财经》引述陆奇在内部反复强调的“公司战略一盘棋”,对核心业务要进行资源倾斜和让位。

百度内部确定了2018年公司预算,除主航道的移动搜索、信息流和智能驾驶等之外,非主航道业务几乎没有新增投入,这包括百度地图、贴吧、知识体系等四象限业务。

  随后,在去年第二季度的财务报告中,李彦宏正式确立了百度新使命——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

“为了实现这一使命,我们将坚持两个核心战略: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

我们以人工智能为基础驱动力来不断完善现有核心业务,尤其是手机百度、搜索、资讯流等核心产品。

同时为了发掘长期市场机遇,我们将继续通过开放平台与生态系统拓展新兴的AI驱动型业务。

”  参照的原则即:坚持继续剥离非核心业务,加大百度移动业务与AI新业务投入的策略,实现前所未有的聚焦。

  反应到业务层面,例如出售了移动游戏业务、出售百度外卖给饿了么、将糯米并入大搜商业体系协助成为广告平台等等。

  百度2016年至2017年能证实上述原则提振财务表现的部分数据  经过陆奇一年的调整,百度所有的业务线都看似重新走上正轨,下属六大事业群:向海龙负责的搜索公司、王海峰负责的AI技术平台体系、副总裁李震宇负责的智能驾驶事业群组、陆奇负责的智能生活事业群组、总裁张亚勤负责的新兴业务事业群组和高级副总裁朱光负责金融服务事业群组。

  陆奇在《连线》的采访中谈及:在工作上,我与李彦宏关系非常好,我们在并肩战斗。

“第一,我主要负责产品研发、销售和市场营销,这样可以确保我们的总体战略是完全同步的。

第二,在营销策略方面,我们现在目标更加明确和集中。

这真的像两场战役,一个是为了加强我们的移动基础,另一个则是为了引领人工智能。

”  当时,汽车之家的创始人李想在与陆奇交流之后也认为百度未来几年的表现应该会很不错。

“现金奶牛搜索可以再稳固一些,AI的路径也很清晰:语音和自动驾驶,在自动驾驶方面还有自定位高精度地图这个杀手锏。

千亿美金估计没什么难度。

”  他还强调,“陆奇的能力、背景,还有努力的程度,应该可以让李彦宏放心的授权。

接触的几个百度的老主管,感觉努力程度都大幅提升,决策速度也非常快,私下清一色表示很服陆奇。

”  也如《财经》杂志总结,陆奇在梳理完毕百度的战略、业务和组织,提振士气后,意味着陆奇的变革将进入深水区,到了真正触及既得利益洗牌、文化再造企业根基的时候。

  这句话的意思是陆奇再进行下去的变革,不得不直接触及到与马东敏,以及向海龙等老臣子的关系。

  在陆奇来到百度的前一两个月,马东敏已经重新回归百度,任董事长特别助理,负责百度的投资、人力资源、市场公关,她在2017年一季度总监会上表示,“希望可以做大家的知心姐姐”。

  过去,李彦宏在管理上一直遭到外界诟病,华尔街日报曾援引百度现任和前任高管的说法,“李彦宏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自己的办公室,甚至与他的直接下属也不经常交流,有时高管们会向马东敏表达他们的想法,通过她,再从李彦宏那里得到反馈”。

  这些高管们认为,李彦宏时而冷漠离群时而管手管脚的管理风格,造成了百度的一些问题。

李彦宏也承认管理是他的弱项,“我不喜欢跟人打交道,更喜欢坐在电脑面前去关注产品和技术”。

  马东敏弥补了这一点。

百度一名中层曾委婉地解释,“Melissa(马东敏)主要管理投资、人事和文化建设,这个范围可以很窄,也可以很宽泛。

”  “陆奇给我们提很多很好的意见和建议,比如说我们的数据怎么收集、处理、建模,他非常非常懂。

”在百度内部长袖善舞的朱光在采访时不动声色地描述了陆奇“管事”、马东敏“管钱”的工作关系。

“我缺钱缺人会找她(马东敏),我觉得会给业务提供很多的帮助,因为她是董事长的特别助理,很多东西她协调起来会很方便。

”  尽管在媒体沟通会上,李彦宏曾当众表示自己会放权,给陆奇空间和时间,但最大的风险仍在于李彦宏、马东敏、陆奇三者之间的关系,尤其下属总监对于上级指令的理解和判断,极可能直接导致陆奇的工作无法顺利开展。

  另一边,陆奇面对的还有以向海龙为代表的老臣子。

向海龙在2005年百度收购上海企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就加入百度,至此已有13年,他掌管了百度的大搜索体系,等于掌管了百度九成左右的营收,名副其实的“钱袋子”。

  向海龙本人除了出席百度一些营销类峰会外,几乎不对外做任何宣传,但他在百度根基非常深厚,从百度正当红的信息流业务处境中可见一斑。

  百度的手百和Feed事业部成立于去年年中,是百度最重要的业务新增点,其负责人沈抖尽管隶属于百度搜索公司,但由于业务的重要性,可以直接向陆奇汇报,李彦宏也会亲自管理,甚至将办公室搬去了其办公区域。

  但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是手百和Feed事业部一直在平衡搜索和信息流两种产品形态的关系,如果信息流想要寻求更好的发展就需要更高的独立权,而独立权意味着在商业化上与大搜切割,这触及的是向海龙的利益范围。

时至今日,处理的结果仍是沈抖在“有事搜一搜、没事看一看”中平衡。

  对陆奇也一样,在与马东敏、向海龙之间的斡旋,李彦宏的态度成了成败关键。

《财经》杂志引述一位百度员工的话,“在百度内部,Robin不点头,就是反对。

只要Robin不点头,财务和人事就不会动。

”  到今年初,在陆奇加盟百度后,百度经历了第二次高层人事变动,《财经》形容他已经进入了“改革的深水区”。

  一份离职名单显示,包括向海龙在内,搜索公司CTO郑子斌、副总裁梁志祥、内容服务平台总经理屠静、定制化广告总经理陈蕾、搜索广告高级总监鲁鹏俊、手机助手运营总监朱颖等人均在列。

  不久前,百度刚经历了一次人事变动,李叫兽、百度贴吧事业部总经理胡玥、百度地图事业部总经理李东旻相继离职,上述名单中的鲁鹏俊、屠静等多位中层员工也已被证实离职。

  按《财经》的说法,前述“四象限”决定了百度在业务线中的投入,不再重要的业务则影响了高管的去留,例如李东旻和胡玥。

  值得注意的是,紧接着陆奇离职的传闻开始传出。

这些离职的传闻仿似一场拉锯战,最终等来的是陆奇的离任。

  陆奇不再负责百度日常运营管理工作后,李彦宏重回一线。

主要业务部门负责人张亚勤、向海龙、王海峰、朱光等人再度直接向李彦宏汇报,李震宇转向张亚勤汇报,景鲲将担任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总经理一双色球叶群故17029职,未来一段时间里直接向李彦宏汇报。

  与此同时,曾同为微软前高管的“打工皇帝”唐骏在陆奇加盟百度时给后者的一封公开信被提起,该信以“过来人”的看法,为陆奇的离开作了注解。

  ……  第三,我们有相似的期待。

百度对你的期待甚至要高于当年盛大对我的期待。

因为当时的盛大还不是一个大公司,它只是当时中国的互联网公司的领跑者。

而今天的百度是全球互联网公司的巨头,百度期待你能给百度带来新的活力,找到新的突破方向来解决百度未来的成长瓶颈期问题。

  我现在都能想象出你现在在百度的每天的工作场景和每一次会议的场景,这和你在雅虎和微软的场景会很不一样,你不会习惯但是你也无法改变。

你也会发现原来下面的人都很听话,但是一旦到执行层面很难推动,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听那个人的指示和态度,至少短期内你不要想去改变他们,也许在你的任期内也不能改变他们。

刚开始你会觉得很无助甚至会生气,但是你需要慢慢适应,因为你改变不了。

  ……  在陆奇离开后,外界最关心的问题是“后陆奇时代”,百度AllinAI的路线是否会继续下去。

  一个信号是李彦宏在今年1月的极客公园大会上,一改过去AllinAI的态度,对外公开表示,“我这人说话还是倾向于留有余地,我是非常相信AI的,但是没有这样说(AllinAI),我希望大家不要把一件事情绝对化。

”  “我不希望大家说出来百度AllinAI的时候,指的百度所有的资源都去做无人车、度秘了,其实不是的,我们大多数的资源可能还是在百度搜索、百度的信息流(相对比较核心的业务上)。

”李彦宏补充。

  这意味着,他口中的无人车(Apollo)、度秘(DuerOS)的发展或者所属行业的发展似乎已经跟不上李彦宏的耐心了。

  昨日晚间,资本市场给出了最直接的反应:盘前百度股价迅速下跌4%,跌幅很快扩大至6%,收盘百度报253.01美元,大跌9.54%,市值蒸发94亿美元。

  无论怎样,对百度而言,最迫切的还是急需李彦宏站出来给内外部展示更多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