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体坛均波-有意思吧 > 双色球027有没有中奖

双色球027有没有中奖

发布时间:2019年2月1日19时10分34秒

吴婷对话余凯:挑战巨人,你要站在它的射程之外|我有嘉宾__财经头条注册登录新闻头条号新浪财经APP宏观经济A股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期货能源互联网金融房地产更多外汇管理消费科技互联网手机保险数码科普创业银行新三板其他吴婷对话余凯:挑战巨人,你要站在它的射程之外|我有嘉宾吴婷对话余凯:挑战巨人,你要站在它的射程之外|我有嘉宾2019年01月29日18:02我有嘉宾语音播报缩小字体放大字体微博微信分享0腾讯QQQQ空间导读:2018年的AI芯片市场引发了企业、资本,甚至中美两国之间的科技角逐。

老牌芯片厂商英伟达、英特尔等持续增加对AI芯片的投入。

在国内,阿里巴巴、百度正在自主研发AI芯片,华为在去年10月发布了芯片昇腾(Ascend)系列。

巨头之外,国内AI芯片初创公司也出现接连不断的巨额融资消息。

这场声势浩荡的AI芯片争夺战正酣之际,「我有嘉宾」出品人、嘉宾大学创办人吴婷在本期节目中对话了人工智能公司地平线的创始人兼CEO余凯。

他在本期节目中谈到了中国芯片是否能够实现弯道超车,以及地平线如何绕过巨头“干大事”等其他热点话题。

余凯还回忆了在他离开百度之前与李彦宏的一场对话。

“创业公司一定要思考什么地方是你的根据地。

第一,这个根据地未来能不能长大;第二,它是不是在巨头射程范围之内。

”地平线创始人余凯在本期「我有嘉宾」节目中谈及公司战略时说。

地平线是一家专注边缘计算,让设备在端就有即时处理数据能力的人工智能创业企业,目前已涉及自动驾驶、智能家居、智慧城市领域。

其中边缘计算是指在靠近物或数据源头的一侧,采用网络、计算、存储、应用核心能力为一体的开放平台,就近提供最近端服务。

而余凯之所以选择做终端的人工智能处理器,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想避开与巨头的直接竞争。

在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嘉宾大学导师王煜全看来,地平线是希望做成一个比较完备的低配版的英伟达。

“但它并不与英伟达做竞争。

虽然性能看似有一点的牺牲,但价钱会低很多。

”王煜全说。

余凯在2015年5月离开百度,两个月之后的7月便创立了地平线。

在创业的四年里,地平线先后推出了旭日芯片v1.0、征程芯片v1.0、高清智能人脸识别网络摄像机、地平线Matrix自动驾驶计算平台。

其中,地平线将自动驾驶部分作为目前公司的主营业务,在此方面地平线既做芯片也做解决方案,还涉足后装产品。

余凯认为,自动驾驶是目前对前端智能需求最大、最急切的领域。

因为如果自动驾驶仅依靠云计算,其产生的极大数据量将会对网络带宽、成本以及最重要的安全性造成极大的压力。

另外,自动驾驶领域仅仅依靠云端,其时延至少要达到“几百毫秒”,这对于快速行驶中的自动驾驶存在巨大的隐患。

更何况不同环境下网络信号有好有坏,有时甚至会中断。

因此,前端智能在自动驾驶领域成为刚需已是行业共识。

面对庞大的市场需求,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人工智能公司竞争激烈,其中不乏芯片巨头公司高通、英伟达、英特尔,也有地平线、寒武纪、商汤科技这样的初创企业。

但在巨头的压力下,余凯却认为地平线拥有更好的天时、地利、人和。

自动驾驶技术是目前地平线的主营业务。

余凯在本期节目中说,2018年中国汽车销量达2900万辆,而美国仅有1700万辆,中国作为第一大汽车销量市场已是大幅度领先美国第二大汽车销量市场。

“市场大,但跨国公司在中国的落地都会存在问题。

首先它们与国内车企之间的交互没有那么频繁。

再者,对于地平线来说,不是靠近第一大汽车销量市场,而是就坐在第一大汽车销量市场里面。

离市场近、离客户近,对今天的科技创新是至关重要的。

”自创立地平线时,余凯就说要做软硬结合的人工智能处理器。

他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未来人工智能的竞争一定是“软硬结合”,要想真正做好软件,一定要做好硬件。

在他看来,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硬件一直是美国公司的强项,英特尔、高通在处理器领域、芯片领域建立的整体优势至今还没有其他公司能够逾越。

“我们必须要正视中国企业在硬件上与国际巨头存在的客观差距。

但在国际巨头的射程范围之外,中国企业依然存在机会。

”余凯说。

绕过巨头吴婷:人工智能有芯片的时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现在相对的领跑者都是谁?余凯:我记得2015年7月地平线做人工智能芯片差不多一年以后,谷歌在2016年5月第一次对外说要做人工智能处理器叫TPU。

美国也是在2015年时有一两家企业在做该领域,最早的一家叫Nervana,被英特尔收购了。

地平线可以说是与美国最早的一些企业同时起步。

吴婷:中国的新公司们会有什么样的机会能够所谓的“弯道超车”?余凯:其实我认为弯道超车是不存在的。

吴婷:这(弯道超车)是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的词,今天又否定这个说法了吗?余凯:我倒不觉得否定。

美国的人工智能芯片企业主要是聚焦于数据中心的人工智能处理器,但地平线做的是终端的人工智能处理器。

我们做终端的人工智能处理器其实有一个原因是要避开巨头的竞争。

吴婷:不要试图去跟巨头竞争,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余凯:创业公司一定要思考什么地方是你的根据地。

第一,这个根据地未来能不能长大;第二,它是不是在巨头的射程范围之内。

你千万不要思考他们不会做,这个思考是很错误的。

唯一的原因是他们看到了,他们看不上、也不愿意做。

吴婷:所以您今天做的是巨头看不上和不愿意做的,至少您的切入点是这样?余凯:切入点是这样。

「我有嘉宾」出品人、嘉宾大学创办人吴婷“百度对创新有些保守”吴婷:在您离开百度之前,是期望百度就去做终端,还是期望自己创业去做这件事?余凯:好问题。

那个时候我在百度里面,我感觉百度对未来的创新已经有点保守。

我在百度就在思考人工智能真正要在产业界发生深刻的变革性的影响,它一定要从软件到硬件,一定要把底层的处理器的问题解决好。

那个时候,百度的整个高层认为百度本质上还是一家软件公司,作为一个互联网公司已经活得这么好了,没必要去做这么苦的事情。

我跟李彦宏也是有讨论的,最后的结论是,还是到“体制”外去开辟一个新的机制,全新的创业团队,去做这个不一样的事情。

吴婷:您今天在自动驾驶领域的研究与百度是什么样的关系?余凯:百度是做自动驾驶系统,地平线只是做这个系统里面的一个环节。

吴婷:您做的这个环节是百度不做的吗?余凯:他们一直不做,但是未来做不做我不知道。

地平线科技创始人兼CEO余凯创业不是一场聚会吴婷:您认为自己今天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中国机会里面?余凯:整个中国的科技创新相对来讲比较浮躁,我们比较冷静,这是我双色球027有没有中奖们的机会。

吴婷:您凭什么说别人浮躁,自己冷静?余凯:因为我昨天晚上还跟一个朋友讲,我觉得现在中国创业氛围好奇怪。

过去的三年时间里,如果讲谁去创业了,周围人的反应是“你创业了啊,祝贺你”。

我觉得这很不正常,如果你听说谁去创业了,那你应该首先说“兄弟,你怎么啦”。

你后面几年没有正常的生活、会面临很多的挑战。

这说明其实绝大部分的人并没有把创业这件事想清楚,他觉得这是一个聚会,但创业不是聚会。

现在有很多企业,比如很有名的芯片企业,到了年底裁掉了很多人,我们收到了很多简历。

还有这两年很风光的企业,今天正在关门的也有很多。

吴婷:您觉得留下来的会是什么样的公司?余凯:我觉得创业本身不是目的,它只是手段。

你要不断去思考你的使命是什么。

吴婷:您最大的压力来自哪里?余凯:什么是地平线的路径,这是我不断思考的。

相关新闻加载中点击加载更多头条号入驻我有嘉宾耐看的高端财经访谈。

像投资人一样洞见未来、发现价值,像朋友一样用心交流,促成灵感与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