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体坛均波-有意思吧 > 双色球号码工具表

双色球号码工具表

发布时间:2018年6月27日15时1分25秒

同志社交剧变:从“约炮”转向本地服务|同志社交|约炮|本地服务_互联网_新浪科技_新浪网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视频微博博客读书教育时尚育儿健康星座收藏女性汽车房产更多更多历史游戏天气邮箱爱问导航注册|新浪科技互联网正文新闻图片微博博客视频同志社交剧变:从“约炮”转向本地服务2015年06月05日10:09钛媒体我有话说收藏本文  【宋长乐/钛媒编辑】弗洛伊德说,“自从亚当和夏娃知道性以后而被逐出乐园以来,人的性是一切烦恼的根源。

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其动机都来自性欲和虚荣心。

”伴随着人与人之间社交场景的迁移和变更,衍生出大批被冠上“约炮”之名的社交APP,这其中,诞生了大量专注于同性社交的移动产品。

  2014年底,陌生人社交应用陌陌赴美IPO,开启了异性社交一家独大的局面;也正是在去年,创投机构对同性市场的热情高涨。

众多创业团队中,Blued、Zank两家同志社交产品是较为高调,也最受关注的两款应用。

2014年2月,Blued获得清流资本A轮数千万元融资,同年7月ZANK宣布获得2000万元A轮。

就在14年11月库克宣布出柜次日,Blued再次获得DCM领投的3000万美元B轮融资。

  据钛媒体编辑了解,如今这两款产品的用户数都已过千万,甚至直逼2000万体量。

当然,市场也不乏乐Do、LesPark、TheL等女同社交产品,但今天我们只谈同志社交。

  产品观:从“约炮”到本地服务,还为群体“代言”  作为国内同志社交的两款明星产品,Blued与ZANK的用户属性决定着社交是以性需求为前提,但不同的是ZANK在初期曾经打过“不止是约炮”的Slogan——那么,是否ZANK平台是以约炮为前提而衍生了其他需求?ZANK创始人凌绝顶对此表现的比较坦然:只要两个自由人两厢情愿,约炮是天经地义的。

凌绝顶还说:  直人和同志还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直人整体上是比较严肃、正面,比如在陌陌之前,大家原来不知道一个社交产品可以约炮;但是同志相反,同志最开始都是以性为基础,很多时候是从性开始的,但是现在绝大部分(特别双色球号码工具表是一二线的城市)同志对于情感的需求越来越多。

  提到约炮一词,Blued创始人耿乐认为“性是人性原始冲动和欲望”,但他同时表示,“性不能作为产品满足用户的最主要功能,如果一款产品只是满足用户找性伙伴甚至约炮的话,这款产品一定是有问题的。

”  这也解释了为何Blued下一步要对现有产品形态进行调整,在获取用户的同时占领用户的手机端入口,先让用户养成登陆的习惯,逐渐将约炮转变成生活、分享、兴趣以及提供更多的本地化服务。

  在谈到未来产品规划时,ZANK创始人凌绝顶却希望ZANK只是一个临时产品。

他认为在经历了过去数年社会对同性恋群体的改观,十年后同性恋的消费需求将融入各种服务中,不再需要一个专门的独立产品。

凌绝顶声称ZANK将全面推动和参与,并且与同行合作建设未来十年的同志大环境。

  事实上,ZANK和Blued也都在为争取同志们的权益做着努力。

以ZANK为例,除了常规的运营手段(两年组织了50场线下活动),已经拍摄了情景剧《一屋赞客》以及系列微电影《9个GAY》,Blued则推出了《我和X先生》视频系列,与此同时Blued还联合阿里巴巴、北京同志中心赞助10对同性情侣赴美国洛杉矶注册结婚,纷纷在同志圈引起了广泛关注和共鸣。

  前不久,爱尔兰公投同性恋婚姻立法,意味着同性群体,完成了从抗争到赋权,从小众到大众的身份接纳。

不过由于世界各地政策的不同,要想全面打破群众对同性恋的歧视,在全球范围内推行同性恋婚姻合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

  国内用户基数太小,海外扩张又有困境  因为目标群体的数量相对恒定,同志社交产品正在将他们的视野逐渐投向国际市场。

  Blued在2014年11月宣布用户数破1500万之后,就开启了国际化步伐,今年2月份,Blued创始人耿乐带领团队在荷兰发布了国际版Blued,目前已经拥有将近500万海外用户。

  与创立于2012年的Blued相比,ZANK算是一个后起之秀,成立两年注册用户刚过千万,创始人凌绝顶表示下一步ZANK也将进军海外市场,并且很快会推出多语言版本。

“我们希望把ZANK的目标人群拓展到一亿,但主要是面向亚洲市场拓展,”凌绝顶对钛媒体说。

  对于为何进军海外,他们有着各自的逻辑。

在Blued创始人耿乐看来,国内用户增长爆发期已过,现在都处于缺用户的阶段,产品很多功能不成熟的原因就是用户基数过小,用户足够多的时候才有权利去制定规则。

耿乐还告诉钛媒体,国际化将是Blued团队今年的主要方向,目的就是为了增加用户体量。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据统计大陆同性恋人群有7000万,其中男性同志群体约4000万,目前国内同志产品面临的窘境是在经过极速扩张之后,用户增长明显放缓,未来能激活3000万同志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成绩。

  但就在小编冒着被掰弯的风险,体验了包括Blued、ZANK、Gaypark等同志社交产品之后,发现各家产品栏目设置同质化严重,大多是围绕附近、动态、群组、圈子等版块,除此之外还会时常看到一些裸露、色情、小广告等不良信息。

  各家产品在基于LBS的同时,产品功能趋向同质化,这导致同志用户群是互相交叉和覆盖的。

根据钛媒编辑的观察,用户在选择产品时也十分挑剔,同类产品最多会装两款,经常开启和使用的基本上就一款。

  面对以上这种情况,耿乐认为,垂直性社交产品未来就是一家独大。

“尤其在同志社交领域,由于Blued入市较早,以及凭借本土优势和社区基础,竞争对手已经很难超越甚至翻牌”,加上同志群体的特殊性,忠诚度较高,不容易流失,这似乎在暗示国内同志社交产品竞争格局基本已定。

  这也解释了ZANK进军海外的目的,由于国内同志用户的存量市场特点,同性产品人群分布的差距也不是很明显,想要超越对手只能开辟新的用户市场。

  不难看出,商业化和用户市场紧缩的双向压力之下,进军海外成了他们的必经之路。

  但问题依然存在。

前不久,消息称美国同性社交应用Grindr正在寻求出售,原因可能在于当用户开始真正交往,就不会再为应用付费,这意味着约会应用很难保持营收持续增长。

无论是Blued还是ZANK,首先要面临的挑战是,欧美市场的成熟度是否能再接纳一款中国本土社交产品的介入,其次当用户在平台成功勾搭之后是否就转战QQ、微信甚至其他社交产品,也有待考验。

除此之外,考虑到文化、历史、社会环境等各种因素,海外扩张之路并不会一帆风顺。

  耿乐则持着必胜的决心,他认为Grindr、Jack’d等国外产品虽然起步较早,但多年来产品形态没有太大的变化,靠的是会员收费和广告赚钱。

“他们觉得只要挣钱就满足了,Grindr成立了6年全球用户才500万,并且是分布在192个国家,而国内创业者是拼着命的往前跑,除此之外数据显示同性恋社交比异性恋社交国际化步伐速度更快,”耿乐如此告诉钛媒体。

  可能的商业模式  平台有了,用户有了,盈利问题自然要提上日程。

但从商业变现路径来看,同志社交应用鲜有盈利情况,并没有探索出清晰的盈利模式。

ZANK在商业模式的探索显得较为激进,近两年除了与乐蜂、赞那度、百利移民等跨领域的非同志商业品牌进行合作,还上线了电商、旅游和租房等业务,正在研发的系列游戏也将于今年下半年上线。

  耿乐对Blued商业化的思考则是“先增长再赚钱,未来会尝试通过电商、游戏、表情售卖、O2O服务等渠道盈利”。

事实上,目前同性社交产品更需要做的是对用户进行引导,提升产品使用体验,当海量的用户在平台形成沉淀之后再考虑营收也不迟。

  在与钛媒体记者的交谈中,耿乐他还解答了很多人对同性恋的疑惑,他说,“同性恋和异性恋一样,是天生的。

人的情感也是很复杂的,在某事某刻可能会喜欢上某个人,那个人可能是男性也可能是女性,但如果本来是异性恋,却发生同性性行为,这和同性性取向是有很大区别的,假如有男生说因为恋爱失败甚至是情伤,导致不喜欢女孩,这都是无稽之谈。

”  事实上,由于同志群体的小众和不甘于埋没的心理,在自我认同的路上充满顾忌,他们或者有着男性的粗犷,或者有着女性的细腻,居安思危却又极度渴望认同,为了不受歧视,他们更积极去争取掌控自己生活的权力,很多同志也都在各个领域取得了不凡的成绩。

  当然同志群体也是一个两极分化的群体,要么开放阳光、积极向上,要么低迷自闭、不思进取。

但总体来说,他们更懂得享受自己,这也导致他们的消费能力高于其他群体。

  他们的存在很大程度上也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如何接纳一个和自己不一样的人?  扫一扫,一起坐看风云变幻。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科技官方微信(也可微信搜索:techsina或新浪科技)。

文章关键词:同志社交约炮本地服务新浪理财师让天下没有难理的财!新浪微财富全民理财平台!欢迎发表评论分享到:收藏|保存|打印|关闭已收藏!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我的收藏”,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