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体坛均波-有意思吧 > 3d超强缩水工具

3d超强缩水工具

发布时间:2018年9月10日7时46分53秒

私分五保经费、套取大病救助资金民政办工作人员获刑|李琦|孙文|民政办_新浪新闻新浪首页新闻体育财经娱乐科技博客图片专栏更多汽车教育时尚女性星座健康房产历史视频收藏育儿读书佛学游戏旅游邮箱导航移动客户端新浪微博新浪新闻新浪体育新浪娱乐新浪财经新浪众测新浪博客新浪视频新浪游戏天气通我的收藏注册登录新闻中心国内新闻>正文新闻图片博客视频私分五保经费、套取大病救助资金民政办工作人员获刑私分五保经费、套取大病救助资金民政办工作人员获刑2018年08月16日07:24正义网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0腾讯QQQQ空间  【原标题:民政办里“二人转”】?    李琦和孙文是民政办仅有的两名工作人员?  人虽死亡,却继续领着补助;本应发给贫困群众的救济金,却进了自己的腰包;假借别人名义套取大病救助资金。

这些荒唐事发生在江苏省淮安市某镇民政办公室。

两名工作人员李琦和孙文,4年间采用虚报冒领、侵吞等手段,共同或单独贪污临时救济金、伤残军人优抚金、慈善捐款、五保经费等特定资金25万余元,此外李琦还收受他人贿赂4万元。

?  2017年5月23日,淮安区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判处李琦有期徒刑三年零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以贪污罪判处孙文有期徒刑三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孙文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近日,二审法院以贪污罪判处孙文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20万元。

?  死人仍能“领”补助?  李琦和孙文是镇民政办仅有的两名工作人员,都已年过五十。

李琦是民政助理,负责全面工作和审批各项费用;孙文是报账员,负责做账、申报、支出各项费用。

临近退休,两人都想多捞点钱。

尤其前几年,李琦的儿子离婚,更刺激了他这根敏感的神经。

他一直认为,正是因为自己没有在经济上多资助,才导致儿子妻离子散。

为此,李琦将目光盯在了每天都要接触的民政资金上。

?  2012年春节前的一天,孙文来到李琦办公室闲聊。

在谈到即将发放五保老人生活补助经费时,李琦说:“快过年了,大家钱都紧张,你在造册的时候,能不能多加一个五保户的名字,我们俩把钱分分。

”孙文听了,欣然应允。

?  很快,名册造好了。

一个已经去世一年多的五保户赫然在列,也因此多造了1350元。

李琦立即签字批准。

几天后,孙文拿着700元现金交到李琦手里。

?  拿到钱后的李琦又喜又怕,在忐忑中过完春节。

慢慢地,他看没人发现此事,逐渐心安理得起来。

?  2012年8月,孙文又拿着一份五保老人补助名单给李琦审批。

这次,孙文多加了两名已去世的五保老人。

李琦心领神会,签字同意。

不久,李琦拿到了1500元,而孙文拿了1470元。

?  见钱来得如此容易,李琦和孙文的胆子越来越大,虚报的人数逐渐增加。

2014年年底,孙文造册时,一次性虚报了七名已死亡的五保老人。

此次,李琦分了2万元,剩余1.6万元落入孙文的腰包。

?  更荒唐的是,孙文最后连虚报的名字都是自己随手编的,而李琦从来不看审批表,拿笔就批。

有一次,孙文交来一份上级文件,李琦竟然看也没看就签上“同意列支”几个字,闹出了笑话。

?  据统计,自2012年1月至2016年1月,李琦和孙文二人通过将已死亡的五保老人虚假造册的手段,先后作案7起,非法冒领民政经费92669元,其中李琦分得5.12万元,其余全部被孙文占有。

?  除此之外,两人贪起优抚资金来也毫不手软。

国家规定,对现役、复原、残、病退役军人,国家每月要给予一定的优抚资金,但这些优抚对象死亡后,家属应立即上报给民政办并核销停止发放优抚资金。

?  2013年的一天下午,一名优抚对象的儿子骆某找到李琦和孙文,说自己的父亲已经去世,但是还想继续领取优抚金,希望二人帮自己隐瞒,取出的钱自己能分点就行。

李琦和孙文见有利可图,当即答应。

?  后来孙文想独吞这笔钱,便定期从自家开的茶叶店里拿点茶叶送给李琦堵嘴。

李琦知趣,果然不再过问这笔钱。

从2013年7月到2016年3月,孙文先后从骆某父亲的存折里领取优抚金41010元。

?  慈善捐款也私分?  每年春节前,为了帮助部分极度贫困群众解燃眉之急,国家都会拨出专款,以临时救济金的形式分发给困难户,每位困难户大约200元。

这样的“救命钱”,也成了李琦和孙文二人的私吞目标。

?  2014年春节前,淮安区民政局将李琦所在乡镇申请的9600元临时救济金批了下来。

李琦看着这些钱,动起了歪心思。

他叫来孙文,交给他4600元:“这是今年申请的临时救济款,这钱不发了,我俩分了。

你想办法模仿申请户在发放明细表上签个字,然后到局里交差。

”“如果名单上的困难户来要钱怎么办?”孙文问。

李琦早就想好了对策:“如果有人来要,就让他打白条,然后我批一下。

你凭这些白条到镇里核算中心报账,让他再从镇民政专户上支取现金。

”孙文听了,心领神会,高兴地将4600元揣进了自己的口袋。

?  如此,李琦和孙文先后三次私分本该发给困难户的临时救济款2.2万元。

?  2013年底,淮安区在全区范围内大力开展“送温暖、献爱心”慈善捐赠活动。

李琦所在镇就此专门发文,鼓励各单位及个人捐赠,并规定所有捐款全部交到民政办,并由民政办统一上缴区慈善总会。

?  很快,全镇8.75万余元的捐款汇集到孙文手里。

两人分析,因为是各部门和个人分别将捐款交到民政办,无论是镇领导还是慈善总会,对捐款的具体金额并不清楚,这种两头不知情的情况,正是将这笔钱占为己有的绝佳机会。

于是,二人决定,将钱暂时压下。

?  不久,淮安区慈善总会催要捐款,李琦找了种种借口拖延了几次,最后只上缴5万元,剩余的3.75万元被两人私分。

?  2015年慈善捐款,李琦所在镇共筹集捐款5.29万元。

李琦和孙文二人故伎重演,再次侵吞2.99万元。

?  大病救助“救”了谁?  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身患重大疾病的农村人口,可以向民政部门申请部分大病救助款,以减轻治病带来的经济压力。

而申请手续,则要由乡镇民政办审核后,再上报给区慈善总会审批。

?  因为经常经手这样的工作,李琦发现,申请大病救助的报销流程存在漏洞:申报人需提供病历、发票、身份证及存折,而所有材料,只要复印件就行。

于是,一个捞钱的主意在他脑子里产生。

?  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李琦找了个借口,从镇敬老院拿来六位老人的身份证,然后找到银行熟人,以六位老人3d超强缩水工具的名义开了六本存折。

随后,他找来以往申请过大病救助资金的村民病历和发票复印件,涂改成老人的名字再次复印。

?  这两份假材料与其他符合申请条件的材料一起经李琦审批盖章后,送往区慈善总会审批。

很快,6000元大病救助资金分别打到了李琦事先办好的两本存折上。

据统计,2013年至2015年期间,李琦先后冒用六位五保老人的名义,骗取大病救助资金合计2.1万元。

?  2016年4月,淮安区开展民政资金专项整治活动。

随着核查的深入,李琦和孙文私分五保经费、慈善捐款等民政资金的问题浮出水面,至此案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