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体坛均波-有意思吧 > 栋栋团队排列三今天

栋栋团队排列三今天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13日5时40分43秒

被遗忘的家教O2O不成功的“消费升级”|家教|O2O|消费升级_新浪科技_新浪网新浪首页新闻体育财经娱乐科技博客图片专栏更多汽车教育时尚女性星座健康房产历史视频收藏育儿读书佛学游戏旅游邮箱导航移动客户端新浪微博新浪新闻新浪财经新浪体育新浪娱乐新浪众测新浪博客新浪视频新浪游戏天气通我的收藏注册登录新浪科技互联网正文新闻图片博客视频被遗忘的家教O2O不成功的“消费升级”被遗忘的家教O2O不成功的“消费升级”2018年09月28日15:26界面新浪财经APP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腾讯QQQQ空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原标题:被遗忘的上门家教  来源:界面作者:胡晓蕊  提到课外培训,“学而思”已经是一个无法绕开的品牌,这个让家长愿意为报名而彻夜排队的小班学科辅导品牌的起步,开始于创始人张邦鑫的“家教”经历。

2002年,还在北大读研一的张邦鑫为了缓解经济压力,每天要做7份兼职,其中有三份是上门家教。

后来张邦鑫多次面对媒体回忆称,这份当时时薪35块的工作,不仅解决了自己生活的困难,还为他积累了良好的口碑,甚至为以后学而思的成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回顾过去20年的课外培训可以发现,张邦鑫遇上了传统家教模式最早的红利期。

在当时,全国范围内尚无领导性的K12课外培训机构,随着80后独生子女一代教育需求的提高,以应试辅导为主的家教逐渐兴起于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的北京和上海,成为不少中产家庭乐于接受的教育消费选择。

  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装修漂亮、制度规范的培训机构开始受到家长的青睐,基于一对一的上课模式,也逐渐衍生出在线教育的新形式,“家教”作为曾经的热词开始逐渐为人们遗忘。

这样的现象既让人看到了教育市场的消费升级,也证明曾经极度分散的课外教育培训行业,集中度已经大大提升。

  口口相传的生意  在中国教育市场还未高度商业化的阶段,传统上门家教的需求就已经十分巨大,但市场处于高度分散且无序的状态,多以小规模的中介机构为主,是一种依靠信任关系而形成交易的C2C模式。

在大学尚未扩招的时代,大学生的光环,特别是名牌大学的良好声誉,使周边形成了家教市场,一些大学生利用课余时间开始兼职做起了家教,成为了这片市场的主力军。

“并没有严格的录取标准,经过与家长的碰面和和简单的试讲之后,就开始上课了。

”张晓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除了在BBS上可以找到家教的相关工作以外,学校也不乏类似的中介服务可以给学生提供家教的工作,但考虑到中介可能会收取相关的服务费,张晓还是选择了直接从BBS上联系家长,省掉中间环节。

  另一位曾经通过学校中介机构获得家教信息的张颖表示,“当时是直接由家长付钱给我,中介并没有从中抽成,但我并不知道中介是否向家长收取服务费。

”据其了解,部分中介会向大学生收取一定的信息登记费等费用。

另外,一些接受界面新闻采访的大学生表示,学校也不乏由学委或者勤工俭学组织向大学生提供的家教岗位。

  比起其他类型的兼职,对于大学生来说,家教是一项体面且性价比较高的选择;在家长看来,这些头顶名校光环且课时费不高的大学生,也不失为一个对孩子课下学习的好补充。

  除了大学生以外,在禁止中小学在职教师有偿补课规定出来之前,上门家教也是在职老师的热门选择。

对于在职教师来说,上门家教省去了中介这一环,甚至不需要老师上门,而是学生到老师家上课。

至于生源问题,老师们则更不用担心,许多班里成绩不佳的学生会主动要求去老师家里补课。

据陈西透露,在2006年左右,她还在上小学时,去老师家上一节作文课的课时费为80元。

而据她了解,去老师家上课在班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最后还因为上课的人数太多,从一对一扩大到小班教学。

  由补课需求自发形成的“家教”市场,占据了当时教育市场中相当大的份额。

但高度分散的特点,也使得其在效率、效果与质量上都呈现出相当初级的状态。

  “无论是人与人之间的口口相传,还是大学周边的市场这两种传统上门家教的主力军都是建立在高度信任的基础上,没有公开市场的信用体系,服务质量无法被评估。

”拥有超过20年教育行业经验的轻轻家教CEO刘常科告诉界面新闻。

  正因如此,寻找“好”老师成为了家长们共同的痛点。

市场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也促进了教育行业走向正规化与品牌化,而“家教”的定位与服务模式也随之产生了不小的变化。

  家教O2O,不成功的“消费升级”  2000-2010年间,以学而思为代表的课外培训班开始崛起。

在家教主要解决的个性化辅导方面,包括学大教育,龙文教育等一批专注于1对1授课的辅导机构逐步发展和成熟,中小学学科辅导的形态,逐渐从个人家教演变为机构化运作。

1对1辅导老师也从兼职,成为了许多人的职业选择。

在政策明令禁止学校老师课外私自授课的情况下,机构老师被许多家长认为是相比大学生家教更加专业的选择。

  但在商业模式上,机构一对一模式也暴露出利润过低、营销氛围重、教师地位边缘化等问题。

在2015年,乘着滴滴等O2O打车平台的东风,家教O2O平台打着“颠覆传统一对一”的口号登上了历史舞台,上门家教市场又重新活跃起来。

  家教O2O标榜的是去中介化和信息透明,利用互联网消除信息不对称。

家长可以在平台上直接联系到好老师,降低了家长的选择成本;老师通过入驻平台,可以接触到更多的生源,同时减少机构抽成,提高了老师收入。

据不完全统计,在2014-2015年期间,共有上百家家教O2O企业活跃在市场上。

家教O2O的迅速发展直接挤占了机构一对一的生存空间,尤其是许多老师从机构中跳槽,入驻平台,成为独立老师。

  在2015年,家教O2O平台甚至遭到了业内培训机构的集体抵制。

最初,一对一中小学教育培训机构精锐教育和昂立教育发表联合声明称,有人以“精锐教育”、“昂立教育”等老师或离职老师的名头,在网络家教平台上招揽学生,并存在唆使在读学员脱离原培训机构转投网络家教平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其后,广州新东方、广州学大教育等9家广州K12机构也发布了类似联合声明,纷纷将矛头对准家教O2O平台。

  互联网不仅催生了家教O2O平台,直播模式的兴起也促使一对一辅导进入了在线化的时代。

在线一对一不仅规避了长期困扰线下机构的场租成本问题,还让师生双方的在上课的时间与空间上更为自由。

  如今在“掌门1对1”做线上英语教学的张颖,形容自己大学期间做上门家教的经历为“年少无知”。

“现在想想上门家教多累啊,而且性价比也低。

”她为自己算了一笔账,在上海,做上门家教的通勤时间,来回平均在2个小时左右,即使按照两百元/小时的最高课时费计算,每小时只赚不到70元。

而线上教学的工资相差不大,但省去了奔波之苦。

  事实上,还没等到与在线一对一全面开战,家教O2O平台就已经在迅速爆发后迅速走向衰亡。

学习打车平台大打“补贴战”,家教O2O们却没能“烧”出自己的商业模式。

2016年栋栋团队排列三今天,大量教育行业从业者及媒体在回顾及反思失败原因时都认为,家教的交易“撮合”需求仅在第一节课前存在,在互相熟悉且满意的情况下,师生双方都没有理由将交易放在平台上任其抽成。

  唯一一个从这场大战中幸存的轻轻家教也开始逐步转型,在维持原有的上门家教业务的同时,推出线上课程,并主打“家课堂”的概念,即围绕家庭场景提供教学服务。

据公开报道,在2017年底,其线上业务已经在约一亿元的月交易额中占比超过40%。

  家教市场的未来  无论是传统的上门家教,还是O2O家教平台,上门家教的声量都在不断减弱。

到目前为止,家教市场没有形成具有龙头影响力的品牌。

在搜索网站里检索上门家教服务,除了仅剩个位数O2O平台以外,只有零星的地域性机构可以选择。

纵观目前K12教育的领头品牌,新东方、好未来、精锐教育,高思教育等均不提供一对一上门家教服务。

如学大教育这类以上门家教起家的企业,目前也只在部分地区提供上门家教服务,重心为仍为基于线下场地的一对一辅导。

  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也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新东方不做上门家教:“家长希望老师和机构对孩子负责,希望孩子受到的教育是放心的,也希望孩子的安全有保障;而老师会考虑路上消耗的时间;新东方要考虑,老师和家长接触以后,如果双方都满意,从平台上跳单的可能性多大,以及对原有的地面教育部分冲击有多大。

”  曾经创立昂立教育并将这一品牌带上A股的刘常科告诉界面新闻,培训机构之所以不愿意做上门家教服务,主因在于教室空置成本太高,上门服务的形式也将大大提高机构的管控难度。

  家教的安全也在近年来成为受关注的话题。

2017年底,年薪16万元的家教老师邹明武因在上课期间多次强奸、猥亵女学生,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决有期徒刑十二年零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并禁止被告人邹明武自刑罚执行完毕或者假释之日起五年内从事与未成年人相关的教育工作。

此前,作为公立学校教师的邹明武还被评为“一级教师”及“海淀骨干教师”,这一事件也在当时引起了大量关注。

根据法制晚报的报道,在过去几年所公布的39件与课外辅导相关的案件中,47名学生中有42人是在接受一对一辅导期间受到侵害,而场所则以受害学生家中为主,也包括老师家里或没有其他人在的教室。

  对于上门家教可能存在的安全问题,轻轻家教的CEO刘常科表示目前机构和平台确实没有很好的方法来规避此类风险的发生,更多的还是要靠家长的监督。

“因为我们提供的是上门服务,教学场景完全是在用户家里,是属于用户的私人领地,我们做不了太多东西。

”刘常科表示。

  刘常科认为,平台目前能做的更多的还是还是在技术层面下功夫。

例如轻轻家教,目前在老师选择方面,女学生尽量不匹配男老师,如果一定要求某个男老师进行上门家教服务,平台会告知家长并征求家长的同意。

同时,现在轻轻家教的平台已经开通了在线旁听的功能,家长可以通过手机旁听到上课内容,这样既不会干扰学生上课,也能形成一种有效的监督。

  尽管还有着许多待解难题,但家教仍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其“存在感”的下降更多来源于市场的分散与无序。

“现在以80后为主的家长,更注重时间的节约,他更希望老师上门来服务。

”刘常科说。

  在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的前提下,分散的家教市场也将逐步走向集中,而家长所需要的也是一个更规范的市场。

刘常科推测称,在未来的上门家教市场,大型规范机构和平台化生存的个体老师模式将成为市场主流,个体老师不平台化生存将会被淘汰。

  而在未来,家教可能仍然会与线下班课、一对一以及在线教育等诸多形态并存。

刘常科也认为:“基于家长需求的不同,选择也必然是多样化的。

”  但是,相对于班课、在线直播等已有着成熟商业模式的教育形态,原本有着先发优势的上门家教可能还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探索期。

但相比于少儿英语等已成红海的教育细分领域,上门家教或许会有更大的市场潜力亟待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