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体坛均波-有意思吧 > 2017025期双色球残花月

2017025期双色球残花月

发布时间:2018年7月16日8时28分22秒

中纪委点名的“黑老大”上面有人|刘汉|刘维|刘学军_新浪新闻新浪首页新闻体育财经娱乐科技博客图片专栏更多汽车教育时尚女性星座健康房产历史视频收藏育儿读书佛学游戏旅游邮箱导航移动客户端新浪微博新浪新闻新浪体育新浪娱乐新浪财经新浪博客新浪视频新浪游戏天气通我的收藏注册登录新闻中心国内新闻>正文新闻图片博客视频中纪委点名的“黑老大”上面有人中纪委点名的“黑老大”上面有人2018年01月28日16:55新浪综合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0腾讯QQQQ空间  原标题:中纪委点名的“黑老大”,上面有人  来源:长安街知事  撰文|高楼  今天的中纪委机关报,点了四川“黑老大”刘汉的名。

  刘汉与其弟刘维等人,“千方百计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寻求保护,巩固和扩张其社会影响力”。

根据检方的证据,刘维通过过年发红包,出资购车,多次给予现金、皮衣和手表等方式拉拢、腐蚀刘学军(四川省德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原政委)、刘忠伟(四川省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和吕斌(四川省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原处长)。

  在刘维的召集下,刘学军、刘忠伟和吕斌等人基本每周一聚,吃喝玩乐、吸食毒品。

刘维司机在门口望风,所有消费由刘维买单。

吸毒上瘾后,3人开始充当刘汉、刘维兄弟的保护伞,为他们隐匿、销毁案卷材料,多次在命案发生后通风报信,刘忠伟等还为刘维提供枪支配件和子弹。

  2008年,刘维通过刘学军对仇人陈富伟违法使用技侦手段,监听仇人陈富伟。

刘维甚至当着刘学军等人的面,扬言要杀了陈。

在震惊全国的陈富伟3人被枪杀案件发生后,刘学军、刘忠伟和吕维明知刘维是重大嫌疑人,却隐瞒不报,甚至向刘维泄露案件侦办情况。

刘维  刘汉兄弟背后最大的保护伞就是正国级“大老虎”周永康。

2001年,周永康之子周滨看上了九顶山旅游项目,后因开发难度大放弃,刘汉知晓后,一个“赔本赚关系”的买卖开始计划。

当时调任公安部长的周永康亲自打电话告诉刘汉,“要照顾好周滨”。

于是,刘汉以近2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这个仅价值几百万的旅游项目。

至此,刘汉与周滨相识并开展合作,在水电站等项目上共同发财,刘汉也开始构建自己2017025期双色球残花月的矿产、资本帝国。

  与刘汉“关系匪浅”的还有四川绵阳市委书记谭力。

据报道,谭力爱好古玩、字画,托他办事,他一般不直接收金钱,而是接受“雅贿”,他曾收受刘汉集团价值数十万元的象牙、值不菲的田黄和翡翠手镯。

除此之外,在谭力离开四川履新前,刘汉为了搞好关系,也与前妻杨雪一起请客,送给谭力夫人翡翠戒面,并在谭力嫁女时送上厚重的礼金。

  通过中间人牵线搭桥,刘汉又结识了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成为白的座上宾。

去云南省委大院拜年时,刘汉还送过翡翠手镯、钻石、名表等礼品。

有时候送完礼就开始打麻将,刘每次会带10万元左右,输完钱才走。

  有了金钱铺路,刘汉开始计划染指云南兰坪铅锌矿,甚至周永康都从北京亲自打电话给白恩培,请他帮忙照顾刘汉的购买行为。

在白的大力关照下,这个价值五千亿、亚洲最大、全球第四大的超级矿区,让刘汉以10亿元就控股了60%。

刘汉  可以看出,在刘汉、刘维黑恶团伙的发展过程中,一直获得了各级“有力人士”的关照,在基层有处级的刘学军、刘忠伟,中层有厅级干部谭力(时任),再向上直达正部级的白恩培、正国级的周永康。

如果没有刘学军、刘忠伟等人最初的包庇,刘汉集团很有可能不会成长壮大、造成日后的恶劣影响。

  与黑恶势力有瓜葛的高官不止周永康,人称“河北政法王”的张越也是其中之一,他曾收受新疆自治区公安厅党委委员李彦明一块30多公斤的籽料玉石,价值290万。

  在2010年至2011年近两年时间里,赤城县和兴矿业老板王某曾向李彦明行贿七次,所送财物共计442.28万元。

2012年6月,王某因打架斗殴被河北省公安厅带走,李彦明遂去找时任河北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的张越,送上天价玉石。

  可是,张越收了玉石,却没“办事”。

2012年9月,王某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强迫交易罪、赌博罪、盗窃罪、非法买卖枪支罪等,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执纪审查重点,对发现的“保护伞”问题线索优先处置。

  中央部署,要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可谓切中时弊。

像周永康、白恩培、张越这样的“高级保护伞”虽然为患巨大,但是像刘学军、刘忠伟这些基层干部对黑恶势力的包庇纵容,不仅数量更多,也更让人民群众感到切肤之痛。

  据湖北省纪委监察厅的反腐纪录片《不变的步伐》披露,赤壁市政协主席方保安(处级)长期与任立平等黑恶团伙勾结,充当其保护伞,当地群众敢怒不敢言。

任立平自称是方保安夫妇的“干儿子”,通过实施故意伤害、强迫交易、非法拘禁等手段牟取暴利。

  2014年11月,湖北省委第四巡视组进驻咸宁市,方保安的问题线索浮出水面。

咸宁市委、市纪委决定成立联合专案组迅速启动该案,调查中,竟有人拦住调查组的车拍照并出言威胁,甚至有不明车辆跟踪、上演“生死时速”……  基层黑恶势力的破坏力有多大?安徽省淮北市烈山社区(村)党委原书记刘大伟,在十余年间精心布局,通过家族势力控制村办企业,把持村委独断专行,为了设置障碍逃避查处,他注册了十几家公司、两百多个账户,并与妻子假离婚。

对于敢质疑他的人,刘大伟就蛮横打压,甚至动用黑恶势力殴打。

刘大伟还向上行贿,烈山区原区委书记刘亚、原区委副书记陈振江、原常务副区长董海波、烈山镇原党委书记任启飞等人都成了他的保护伞,共同形成了一个结构紧密、能量可观的“基层贪腐共同体”。

  经审理,刘大伟涉案金额高达1.5亿,比肩众多省部级高官,他还“有幸”进入中纪委专题片《永远在路上》,现身说法。

他落网后,当地村民拉起横幅,燃放鞭炮烟花庆祝。

  本次专项斗争之名由“打黑”变为“扫黑”,一个“扫”字,展现了中央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的决心。